好医生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好医生
《好医生论坛》官方微信《好医生论坛》在线购买学分卡《好医生论坛》官方QQ群开通啦
好医生论坛2015年招募版主征集医考骗子电话、QQ号《好医生论坛》新手入门指南
楼主: jkdy666

[扶阳学说] 国医泰斗补晓岚(补一)学术贡献和中医药现代化展望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3 10:31
  • 签到天数: 9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2-9-26 21: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kdy666 于 2014-8-6 22:04 编辑

    六、中医学术贡献: 补一学术概要


            历史上,中医各家医派都有自己独特的一家学说,但是在理论上有继承、有发展,则是各家医派的共同特点,任何医学流派的形成都是继承经典理论和前辈经验的结果。可以说,每个医学流派都有其学术渊源,都可在前辈医家著作中整理出其思想脉络来。比如金元四大家虽然各树一帜,但都学有所本,均以《内经》为宗,并吸收前辈或同时代医家的学术思想,抓住某一个或某一方面时代急需解决的研究课题如脏腑病机、六气皆从火化、内伤脾胃百病由生……等深人钻研,并有所创新而独树一帜,成为独具特色的医学流派不断发展升华。我国历代名医,大多自成一派,各具特色。有专攻人体阳胜于阴的,有认为阴胜于阳的,因此在各自的理论依据和立方用药上,各有侧重,学术上百家争鸣。补老先生根据多年临床实践,依据来诊的大多数病人(在饥寒交迫的旧中国,不到重危,不来求医!)是“阴胜于阳”的,因此他主张治病应当重在扶阳、固正气,也就是重在温补脾肾两脏。他的理论依据和立方用药,便是以温补脾肾为主,属于中国医药学流派中的——温补派。

             总结补老先生八十年医学临床实践,归纳出‘补一学术概要’,学术精华约有四端:

       (一)“由博返约,执简驭繁。”即在师法前人,深研古训,和博采百家众论的基础上,去其繁冗、集其精华,求得一个较为完整、灵活、全面、有实效、易于施行的理论宗旨。
            据此,补老主张治病应以《内经》、《伤寒》、《金匮》、《千金方》、《肘后方》……等经典理论为主,旁及《抱朴子》、《道藏》……各家,将祖国医药学与实践证明有效的丹道学精华、甚至西医药学……溶为一体,使之既互为补充又各具特长。其论点就是根据《内经》所指:“阴平阳秘,精神乃洽”、“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作为立论根据,复参用《道藏》先天后天之旨,而以突出脾肾两脏,打通任督二脉,着重扶阳固正为依归(特别针对急危重症有速效)。
          (二)  “治病根”。根据《内经》所指“治病必求其本”之旨,补老先生治病主张重在“治病根”。
          补老认为,人之所以患病,大多由于正气不足、邪气侵入,即《内经》所指,“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是以治病必求其本和必达其本。而治本又必须从扶阳、固正入手,要扶阳固正又必须抓好脾肾两脏和打通任督二脉。因脾土为后天之本,肾阳为先天之根,脾肾既强,方能水火既济,阴阳调和,气血充实,此之谓抓到了根本。
           根本强则抵抗力强,抵抗力强自然百邪难犯。凡是人体的一切正常功能活动,均赖于气血充实,而气血之产生和统纳,又在于脾与肾的强弱,而贯通脾肾两脏,健全脾肾功能的又是任督二脉,是以抓根本必抓脾肾,抓脾肾必通任督。气血经络必须畅通无阻人体才能安和。
          补老认为脾肾在人体内之具有统领全局的极端重要性,脾属土、主阴,脾强则消化力强,消化后的精华,经过胃肠的充分吸收,其精气纳于肾,壮大肾阳,其血归于脾,充实脾阴,气血流通循环,则促进人体的新陈代谢,增强体质和抵抗力。因肾为阳主动,《内经》指出:“成败倚伏乎动”,又指出:“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是以人有了健康体质和抵抗力,就可以百邪难犯,疾病自动减少,所谓“抓根本”之说,其意即在于此。
           补老先生通过多年反复实践,把这一主张概括为通俗语言——“救人先救命”。则是更进一步阐明抓根本的重要性,譬如一个特大危急病人,他所急需的正是在于扶阳固正气(不使断气!),先使根本稳住,然后才可希望得救,即刻命之不保,试问徒治何益? 临床经验教训太多!
           (三) “因人因时因地制宜,辨证论治”。根据前人指出的“轻病治标,重病(包括慢性病)治本”的法则。补老先生治病,主张“因人因时因地制宜,辨证论治”。他认为:“辨证论治”是我国中医学的辩证法,治病不辨证,等于盲人夜行,无所适从。例如一般轻病,只要纯属外邪,元气未伤,就不必兴师动众,如能快速治标,标治而病自解。重病及多数慢性病则不同,大多由于正气不足,根本受到损伤,如不从培根治疗,就不能收到实效,只有狠抓根本,本治而顽疾自除。

          因此补老先生在立方用药上,往往因人因时因地制宜,并结合西医的辨病诊断,直取高效,如有的用单方,有的用“大药”,有的一剂药多到二三十味必须连服数天,也有少至一二味的,有只开一次药经多吃久吃医到底的,也有佐以其它药物和昆虫鸟类治愈的……等等.千变万化,灵活多样。

          补老先生作为温补派顶级大家,其立方遣药自然以温补脾肾之药为主,也就是要常用中药中的所谓姜桂附等热燥药。尽管如此,但如遇有真正的实热火结症等,补老先生辨证后必然采用白虎汤加味或银翘解毒汤、黄连解毒汤之类治之,而且有的石膏竟用到250克或500克之多的,并非情况不分、千篇一律、一个模式。

           (四)“百家并用,择善融合”。根据博采众论、医无常式的精神,补老先生治病,提出了中全新的主张。补老他认为;我国前代丹道家倡导的所谓“导引吐纳、服食摄身之法”,结合用于人体治疗是有益的。例如在抢救危急病人时,根据病情可以同时采用针灸、按摩等导引法,使之起到多重效应(多环节、多靶点)。又如在用药上,也可根据病情,兼重汗、吐、下、和、温、清、补、消并用,做到一方多用、有攻有和、补中有泻、泻中有补、寒热共用、升降并施、能吐能纳、虽吐犹纳的吐纳法……,临床证明确是极其有效的。

          “百家并用,择善融合”——可以促进人体内的自然升降浮沉,吐故纳新,吐浊纳清,再加以在食物、心理等全方位进行妥善调摄,方可推进病体的向好转化,缩短治疗时间,终致难疴亦解。
          补老晚年还花费巨资进行了中药现代药理研究。
    展望:最新的微生物学更加证实了中医治本的科学性!如今科研课题:大力普及中医长寿知识,用延年益寿(治本)大法回报中华民族及全人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3 10:31
  • 签到天数: 9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2-9-27 22: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kdy666 于 2016-7-13 17:23 编辑

    七、著名的“补一大药方”等:今天值得大力推广

            补老先生立方用药,灵活性强,不拘一格,除以中药为主体外,还每每旁及其它。补老先生根据多年临床实践,常常形象地把医生比作“炮手”,药物比作“炮弹”,疾病比作“敌人”,炮弹打得准与否?敌人能否消灭? 功夫在于炮手,在于炮手的技巧。

            补老先生根据他一贯的医学学术思想,吸收前人的经验,研究出了他数十年行之有效的一个独特方剂,命名“补一大药”。这个大药方剂名,来源于《本草纲目》中“人体自有大药”之论。用前人成功医案的“八味大发散”,即羌活、防风、**、藁本、 白芷、蔓荆、麻绒、细辛八昧,再经先生引伸补充升华而成。前人医案中的“八味大发散”,一般仅作为除风散寒,发汗解表等之用,补老先生加进了川芎、茯苓、法半夏、**、泽泻、干姜、肉桂、附片八味共成十六味,便注入了新的药力,赋予了此方以全新的意境,使之成为补老的温补宏大主方——“大药”。

           这个新方剂的特点是:以附子(必用特殊方法制备!)、干姜为君,使之补脾肾而通任督。以防风、**、藁本、白芷、蔓荆、麻绒、细辛为臣,使之通经络而行气血,即用以除外邪。以茯苓、法半夏为佐,使之疏中焦而导痰湿,即用以健脾和胃。以 **、泽泻为使,使之通三焦而利清浊,即用以引邪外行。总起来就是既温中补火,扶正驱邪,又开通经络,活血化瘀。使内邪不能藏身.外邪无法侵入,常人可少饮而防病,病家大服则病愈,达到有病治病,无病预防之效。一般人饮之,可以舒经络、活气血、消外感、减疲劳、提精神、壮体力,对于每日疲劳(亚健康偏寒型)之人,见效尤其显著。从最新中医科研成果来认识,“大药”集合解决了扶正祛邪、活血化瘀、阴阳两补、防癌抗癌、防治血管硬化……等现代人急需解决的难题,具有极大的现实推广意义!
           以此为基础,补老先生又进一步研究出了一个对症加减的多样饮疗法:例如咳嗽则分别寒热咳酌加川贝、知母、黄芩、射干、杏仁、冬花、紫菀等;除湿利水酌加苍术、苡仁、木通、滑石等;气喘酌加 葶苈、苏子、杏仁等,……可以临证灵活应用。此方煎汤即补一大药汤,为丸即补一大药丸。

           典型案例1:有宜宾人刘某,患肝硬化腹水症,腹大如鼓,肿及肾囊,行动困难,痛苦万状。他由宜宾至重庆,沿途遍历名医,均感回天无力。绝望时他找到补老先生,补老先生先用大药加梅花露治之(梅花露是用 绿萼梅经蒸馏制成,能理气解郁、清热解毒等)。待大药功效达到后,再用单方巴豆一斤,鸡蛋七枚,文火煮三昼夜,去巴豆,吃鸡蛋白,每日一枚,共一疗程。服后腹水逐渐消失,神态逐步好转。其后又用单方:公鸡头、猪尾,置于陈年吹火筒内煨服,随之彻底痊愈,概未复发。 公鸡头、猪尾,乃不停摆动之物(民众为廉价弃物)——价廉物美,借比“以物象形”之意,老吹火筒——包括陈年炭化部分、内中竹纤维甚多,其可吸附猪尾药膳中的饱和脂肪……。因患多年腹水症后,病人的腹壁腹腔,脾肾两脏均血瘀阻滞,此法主要摄取物体精华(现知为:钙及胶原蛋白……等),填充病人元阳,使之气血、脾肾等能疏通复原。至于巴豆(当时价廉易寻)则主要用于攻坚消肿利水,如单服则毒性大、可致剧泻使病人体力不支,一用鸡蛋合煮,则将少量巴豆甙与鸡蛋蛋白结合,利用鸡蛋的蛋白营养制约和减缓巴豆的大热剧毒而保留有效成分—这是从民间多年实践中得出的真知,使之既发挥通经效益又不伤正,今天看来非常科学。

          典型案例2:重庆某中医黄先生,抗战初期,随川军出川抗日。在由汉口至长沙的长途行军中,由于湖南地区寒湿甚重,部队每夜又是打地铺过夜,不久黄先生便得了下肢瘫痪症。先是步履维艰,逐步发展严重,直至不能行动,部队医治无效,黄先生只好离职回家。到家后,病情更加严重,只能斜卧椅上或横躺床上,下肢完全失去活动功能,人不能直立,就象驼子—样。西医欲用截除下肢手术,好人即成废人。诸法无效 ,后急求补先生诊治,经细心审视后,当即用“大药”治之,补老对病人说:我只开一次处方,不用换药,只须连续吃下去,一直吃到下腹“出泫汗”为止。据其家人现在回忆:药的剂量很重,有干姜、肉桂、附片、川乌、草乌……等,大的药量重到500克以上。用大沙罐熬,每天喝几大碗,一剂药可连服约l0天。其时正值8月,每天烧开一次,防酸变味。说来也怪,刚吃到第三剂,尚未服完,约一月左右,病入即感小肚腹一带满出泫汗,再过四天后,病人才停止服药,下肢全部恢复活动功能,以后一直末复发。黄先生到1979年高龄才逝世。他的家人现在一提起此事,还盛赞补老技高超人。

          典型案例3:1950年,西南解放军某指挥员,患蛊胀病,已临垂危,经住院和多方治疗无效。 补老先生诊视后,认为第一步重在救命,设若命之不保,徒治何益? 先用“大药”抢救,意在使之先扶阳固正,从根本入手,服后病人神志渐有起色,俟“大药”扶正功效达到一定火候后,继用守宫尾(壁虎尾)和砂仁、白叩、厚朴、木香、槟榔等,灵活变换治之,月余病即痊愈,惊为奇迹。

          典型案例4:硬皮病,20世纪40年代治愈数十例(不完全统计)。如某,男,患硬皮病10年,不知痛痒,肌肉硬如象皮,活动不便。父亲谢任甫亲用“大药”加活血化瘀之品,文火收膏治之。每次15毫升,日3次,一剂略效。原方再进则愈。嘱服补一“还童丸”一年巩固痊愈。

         典型案例5:老年骨质疏松,全国政协委员、中共地下党高层有功人士董竹君老人,1980年代委托中央统战部寻求补老门人,因多年前早知父亲谢任甫是补老高徒,“大药丸”运用得心应手,特拜托谢任甫在重庆制得2单(必用特殊制法),均为谢炳麟先生亲手制办,反应良好(10年后董老高寿95岁)。

          “补一大药”治疗方法有某医院极为重视——张觉人医生所著的《外科七方》一书中,曾为此写有专论介绍。举例:如此重症先用“大药”扶阳,继用守宫尾攻坚消肿,再用砂仁、白叩、木香、槟榔、厚朴等,使之疏肝和脾,温中行气,消积导滞,开胃醒肺,宣通上下,畅利三焦。由于导引得法,宣通有效,攻守得宜,步骤有方,因而转危为安……。

           展望:从科研领域预测:“补一大药”用现代纳米技术和生物技术深化加工,必定获得更高疗效!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3 10:31
  • 签到天数: 9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2-9-29 22:4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kdy666 于 2015-7-25 22:29 编辑

    八、“火神菩萨” :起死回生-医艺之极致!

            补老先生善用姜桂附,这类药是医学界所共知的温热之药。补老先生属于温补—派,其主体用药,自然以姜桂附为多,以纠正唐宋明清以来寒凉滋阴派滥用误人的弊端为己任。不明医理者,直接称先生为“火神菩萨”—因救人无数。其实干姜补脾阳温中,附子补肾扶阳通人体十二经,肉桂补命门真火,如有虚火上犯,虚火外越,可引火归元。补老用药,都必然考虑了药的相生相尅及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大法,临阵弹无虚发——决不孟浪从事,补老先生久经大战,为良医者必定会用良药,突破了囿于滥用寒凉滋阴派世俗之浅见、挽救了不少必死无疑的患者!

            典型案例6: l946年补老先生应邀出诊,救治一个垂危的吐血病人,姓夏,时任重庆银行经理。病状是:口干、舌燥,双颊泛红,六脉洪大,四肢无力,已多天不进饮食,直躺床上僵直不动等死,榻前吐满一大痰盂鲜血,还在不断吐血,经多方医治,均认为无药可救。先生细心审度后,没有按习俗采用侧柏叶汤等,而是重用肉桂15克,干姜炭60克,附片120克,吴茱萸、砂仁、甘草各15克,白芍、茜草各30克,刺萝卜60克。当开方时,随同先生前往的门人都甚为不解,不免替他担心。但补老先生泰然对病家说,此药服后,还会继续再吐,但不用怕。 次日病家又来请,说病已好了一些,补老先生复照原方加倍,即肉桂30克,干姜炭120克,附片240克……其余悉数照加,并再对病家说:此药服后,还会再吐一点,吐后即止。不料第三天病人就自己上门来求诊了,一再感谢补老先生救命之恩。再经补老用药祛瘀及适当温补调摄,只一周时间,病人即痊愈上班,一时传为佳话。
            针对此案例,补老先生对众门人解释说:血的特点;热则行、凉则滞,先因病人血管受到寒邪损伤缩小,血液不畅,是以出现壅塞上吐及虚火外越,第一剂用肉桂引火归元,用干姜、附片、吴茱萸、砂仁温化血脉,白芍、茜草活血行血止血,刺萝卜弥合血管之伤,服而使其血管增大复原。第二剂祛净内部瘀血,使不复生隐患,然后再以生血活血及适当调摄病体之药使之全部复原,这也就是“抓根本”,本治而标自解!

            还有妇科方面的各类疾病、不育不孕也有极高造诣。 ……

    展望:中医科研攻克大病、急重病、妇科方面的各类疾病、肿瘤……成功多多,大力发展、前景远大!

    九、临床挖掘创新:呼唤“旁门”,“怪医”!

             补老先生一生用药丰富多彩,除以中药和以中药中的姜桂附为主体外,还提出了“治无常法、法无死方”的见解,他用药着重灵活、多样,不论毒药、猛药、僻药、虫鸟、矿物,都能恰到好处,用其特长。

           例如中药中的一枝蒿、川乌、草乌、紫草乌等,有烈性剧毒,一般多不敢用,唯独补老先生能用之以治疗多年风湿沉寒等痼疾,屡见奇效。所制补一丸药中的还童丸、万应九、冷香丸、平肝丸、大黑牛、金丸、一阳丸、壮阳丸等等,其中配料多用干漆、碳酸、硫磺、火硝、川乌、草乌、紫草乌、一枝篙、马前子、白砒、黄金、蜻蜓、雀胆、壁虎……等有毒之药,而且有的剂量还相当重。就在煎服药中,有时一枝篙、川乌、草乌等,也有用上250克或500克之多的。他如,治疟疾用苍蝇,驱瘀血用臭虫,利尿用蟋蟀、蟑螂(炳麟注:蟑螂现可制为-康复新:含甲壳质),蛊胀用壁虎尾,壮阳用蜻蜓、雀胆,疝气用花蜘蛛等,真是包罗万象,无所不用。

            有少数不深入钻研的同行,不但不求甚解,甚至诬为“旁门、左道”,因此当时又有人讽补老先生为“怪医”,因为认为其用药与众不同。用补老先生自己比喻的话说:就是要用毒药、猛药,意在斩关夺将、直捣黄龙;用大药、重药,意在一鼓作气,扭转危局;用单方、秘方,意在单刀直入,速战速胜;用虫、鸟、兽药,意在相生相尅、以毒攻毒,或以物象形,或借物补人。在补老先生看来,治病虽不是战场更强似战场,医生的责任,就在于会统筹全局,指挥无误,一切均以临床实践有效为最高准绳。

          确凿实例,补老先生1940年代治愈过一个经成都四圣祠医院诊断为不治之症的“子宫癌”妇女。病人住重庆文华街,据说1972年才逝世,当时用药即有螃蟹爪(现已知含:甲壳质)等。其他癌症同样治愈不少。

           1940年代,有年重庆恶性疟疾流行,患者多是贫苦大众,贫病交困,为状极惨。补老先生立即安排药房出价收购苍蝇,焙干净毒成粉,用冷饭加药和丸,免费赠服,硬是吃一好一,吃百好百,使病人避免了灭顶之灾。
             补老先生一生治病的最大特点是:中西结合,老成持重,着重中医治本,治愈率高,使病程缩短,见效快,患者少受痛苦,家人少担惊,工作少受损失,药费少花。补老先生毕生行医,所治疗者无虑万干人。以上所举,仅是少数的几例,其它比这些更大量、更生动、更严重的病例还多得很,由于当时记载遗失,时间过久难以一一呈现出来,必须抓紧抢救发掘!!

    展望:网上公布科研课题——集思广益!中医防癌治癌……前景广大!  

    十、慈善公益、医德高尚 :功不可没!

              补老先生治病不分亲疏内外,富贵贫贱,一视同仁。每日门诊无定额,来者则循序延治之。诊金任人量力自给,不计多寡,确有困难者,不但诊金免收,还慷慨赠药,直至病愈。初时补老先生治病,还订有假节日停诊规约,后因求医者众,有远道而来误了时间的,药房一一热情接待,不分早晚看完方止,此后补老先生与药房,全年无一日休息。

              直至补老先生90高龄以后,每天还要看病多至百余号,为他开处方的门人常多达三人,互相尽力克服一切困难——保证做到又快又好,门诊量是当时重庆最大的、治愈水平也是最高的。解放前,重庆市及周围如发现流行病,补老先生总是迅速大量制药免费赠送贫苦大众,以遏止瘟疫蔓延——慈善公益有口皆碑,补老以一己之力担当社会扶危重担,宁愿亏损也在所不惜。 从1937年11月国民政府发布《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到1946年5月5日发布《还都令》,整整8年半,重庆作为中国的战时首都,饱受日机轰炸,补老不惧长期轰炸,甘冒生命危险坚持留在常被轰炸的重庆城内为民众看病!(当时很多医生都躲到乡下去了!)重庆在抗战期间不但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还是整个远东反法西斯战争的指挥中心,重庆作为中华民族不屈的象征,在抗战中为民族的复兴与崛起树立了一座丰碑,补老作为民族精英在其中功不可没。

             补老先生虚怀若谷,尊重同道,从不炫耀一己之长。经常邀请同道好友互相磋商,交流彼此的体会心得。如抗战时来到重庆的南京名医张简斋,就是补老先生座上的常客。又如,某内二警的总队长彭某,用飞机从昆明接来一位当地有名的温补派名医,为其夫人治病,又请补老同时会诊,先生极力尊重来人,让先服对方之药,然后再服自己之药。

             补老先生乐于诲人,负笈求学于门下者甚众。其中有大学生、转业县长、外国留学生……等等,多是精英分子。大多学有所得,至今有的已是医院院长,有的巳成为有名的老中医,均成为新中国第一代中医栋梁。现在补老的第三代传人正担当大梁。

    展望:大快人心之事——2012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会上,国家中医管理局局长透露,人大已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拟稿)》:继续竭力加大中医药投入!大众呼吁尽快通过立法!并把好事落实到实处、要让广大中医药同仁心服口服、老百姓得实惠、国家资源得到最合理利用!同时各类慈善机构更要参与促成。
      十一、补 — 药 房:服务堪称楷模  

             我国向来医药不分。补老先生早年在嘉定行医,成功开办嘉定药房。1928年来到重庆,初设补一诊疗所于太平门海关巷,随着业务日繁,所址狭窄,不敷应用,乃迁至字水街,改设重庆补一药房〔在今新华路重庆饭店斜对面)。不但在此挂牌应诊,又专供良药,便利病家。

             补一药房的经营思想和服务态度是建立在大众化、平民化、济世活人、服务病家的基础之上的。时间不论早晚,均能抓药看病,深夜亦可出诊,对任何人都“平等相待”,不歧视,不摆架子。尤其是对待一般贫苦大众,更是深切同情、处处关心,不论有钱无钱,只要走进补一药房之门,便不会使病人失望。一遇市县发生特大流行瘟疫,药房总是要作一些关心贫苦大众的好事,其他如对人和气,对病人耐心周到等,更是历来见长。
             补一药房有咀片,有成药,还有独特的大药汤。补一咀片的特点是:选料认真,炮制得法,保管妥善,配方细心,戥份准确,各称另包,不出差错事故。卖出的药,无灰渣杂质,无霉烂变质,无虫蛀鼠咬,无久年失效。童叟无欺,明码实价,清洁卫生符合药政规定标准。今天要着重谈谈补一药房的大药汤和中成药。
             补一大药汤,为补老先生所首创,为补一药房所独有。原来补老先生自1928年迁来重庆,设立补一诊疗所,业务获得开展以后,看病的人逐日增多,名声日振。有些劳苦群众,也慕先生之名,多来求诊,但苦于工作忙没有时间,而且熬药、配方等也极不方便、有的没有文化不识字,每每引起好多人的长叹。诊疗所为方便广大群众看病和吃药起见,便开始熬 “大药汤”便民。改设补一药房后,仍继续供应“大药汤”。药汤的方剂,就是由补老先生首创研究的“补一大药”。

            “大药汤”先经过认真配料,然后按配料的轻重加入一定的清水,再用大锅按严格的火候熬成。熬好后,将药渣滤净盛于大瓦缸中,再分次盛于药壶内置于特制的小炉灶上温起,使之不凉不滚,随时便于饮用。在熬制过程中,配有专人生火看火,起锅下锅,备水加水,选料下料,并将药汤送到饮者手中。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一锅药汤药料准、分量足,熬的火候又掌握得法,炉灶周围和水均极干净,熬的大药汤很浓不苦,疗效极高,比单家独户自己熬的划算得多(自己熬不好要中毒!),保质保量、令人放心。

            大药汤的功力是:温中补火、扶正驱邪、疏通经络、运行气血、补肾益脾、消除痰湿、预防风寒感冒、强健身体,而且服用方便,随到随吃,收费低廉,适合各方面多数人(正虚寒湿者)服用,因而博得广大群众交口好评。

             同时还根据补老先生的研究,再研制成许多种针对病症相关的药粉,配合药汤饮用。如牙痛加服**粉……,便秘加服酒军粉等,气喘加服麻黄粉,咳嗽加服杏仁、法半夏粉等……,花钱少而见效快,特别是服用方便,不耽误劳动人民的谋生工作时间。

            开初吃大药汤的人,多数是普通群众,后因饮用的人日多,名声播出,远近皆知,人数骤增。补老的大药便民惠民措施引起的口碑效应超过百倍登报打广告!费用还要节省一半多!久而久之,便传到了当时重庆的一些军政实业界人物的耳中,他们也纷纷前来试服。例如当时的重庆第一任市长潘文华,军政界的唐式遵、范绍增、王*绪,实业金融界的潘昌猷(重庆银行行长)、何北衡、范崇实、范仲渠、杨伯智、屠心斋、刘航琛、石体元……等,一服都觉身心有益。于是在他们当中的热心人的提议下,使自动相互集资组织起一个“补一大药粉丝团”来。他们把钱交给药房,每天代他们把药汤熬好,他们自动上门来吃,有的还带着家人和亲朋等同来,有的家人不能来的,可用容器盛回。有的还叫他们的官兵或职工等来吃,如同现在的“特约医疗”一样。现今硕果仅存的国学大师南怀瑾也撰文见证感叹当时大药之盛!
            重庆军政、金融、实业界首脑为什么“热捧”大药汤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多数生活优裕,养尊处优,家有妻妾,耗精过多,或者花天酒地、打牌熬夜、酗酒、吸毒……不会保养身体、真阳不免亏损,外邪易于侵入,身体缺乏抵抗力,一遇刮风下雨,就会“贵体不适——痛不可支(此类人痛阈低)”。此外,劳动人民与他们又迥不相同,他们为生活所迫,每天劳动强度大、工时长、收入少、常流大汗湿衣受风、饮食又差,屋漏潮湿、睡卧当风,不能保养身体、也自然容易发生体虚或易得风寒感冒——疼痛难耐。而大药汤的特点就是特别适合各方面多数人的需要——散寒扶正调和阴阳活血止痛,所以它一应市,便获得了普遍欢迎。
             军政实业界人士筹组的“大药粉丝团”,他们一般只吃个头道药,药效未能发挥净尽,弃之甚觉可惜。药房考虑到有些贫苦群众还吃不上药,便将这些余药,另外再加进一些生药(简易大药)使之重熬。熬好后,便免费赠给这些人吃,有同等的效力,这样奇迹般救治了更多的人,这些人对补一药房莫不交口称誉。
              1946年,重庆霍乱症流行,蔓延甚广,人人“谈霍乱色变”。药房便每天熬几大锅“大药汤”,有钱付钱,无钱送吃,使许多贫苦劳动大众避免了灾祸。有亲朋来到药房,药房即饷以药汤一大碗。以及门人弟子及药房同仁,早晚都喝大药汤一碗,虽成天与成批霍乱病人打交道,保证无一人感染,门诊照常不停。这种大药汤一直保持至补一药房结束时为止。

    补一丸药是补一药房经营的另一特色。这些丸药部是补一药房独家经营、自制自售的特种产品,与市上所售者概不相同。方剂是先生自主自立的,并非抄袭前人医案的复方。补一药房的丸药选料认真,炮制得法,精心监制,一丝不苟。 补一药房生产的丸药,前后共达 l 6 4 种。其中有些是小批生产的。其中常年大批生产、销售量最大的有18个大种,这18个大种是:大药丸、还童丸、万应丸、冷香丸、救济散、珍珠麝香丸、疟疾丸、痢疾丸、丹参膏、哮喘丸、平肝丸、大黑牛、三阳丸、金丸、一阳丸、落口舒、胃痛丸、补心丸(后改名安神丸)。丸药部有专门的老药师和工人,由资深名师指导。

    补一药房丸药除常年大批生产的18种外,其它100余种也都各有特效。其中有一种叫“平阳丸”的丸药,选料有朱砂、**、公丁、广香、蟾酥、毛苍术、滑石、珍珠、琥珀、薄荷、锦纹大黄、麝香、五灵脂,功能镇胃止痛……举凡急性霍乱、痧症、上下吐泻、各种特大急病,无不立奏奇效,还有强心急救作用,是居家旅行必备良药。举一例: 在本市筷子街住家,年已90多岁的王*仁,解放前,历任四川军政要职,抗战胜利后,辞官不做,出外旅游。临行时向补老告辞,补先生特赠丸药一瓶,嘱其随身备急,只说了简单用法,只告以药名及疗效。 某日,王*仁偕友泛舟游洞庭湖,晚上住一旅店内,深夜忽闻母女二人哭声甚哀,往视始知其女忽得一急症,腹痛如绞,上吐下泻,十分难过,呻吟不已,晚上无法觅医,只好相对而泣。
    王*仁不知补先生所赠之药是否对症,只给半粒试服。未几腹痛即解,吐泻亦止,半夜后病即痊愈,恢复常态。母女非常感谢王*仁救命之思,曾问是何良药,王*仁亦无法答对、只知叫“平阳丸”。

           逾年春天,王*仁又偕友同游重庆真武山,行至山脚下,见一樵夫在地下惨叫打滚,当时脸色苍白,四肢抽搐,王*仁数次获得奇效有了信心,这次又将药给一粒与之。上山数小时后,返回经过原地,见病人还坐在那里,神态安详,显然病已解除,一见王*仁即伏地叩头,连连称谢救命之恩。后王*仁问及补老门人,方知此药即补一药房的奇药“平阳丸”。时隔多年,王*仁每提及此事,总是滔滔不绝地盛赞此药的奇效。

           又如补一药房的补心丸(后改名安神丸),选料有附片、干姜、桂枝、毛地黄粉、茯苓、半夏、肉桂、马前子、澄茄、良姜、远志、枣仁、麻绒、细辛、甘草等,功能强心安神,治风心病,心跳心闷,心衰心律失常,失眠等症。现在本市某君的女儿,当时2l岁,曾患严重风湿心脏病,引起失眠心悸,不能上班,多方医治无效。当时补先生已百岁归山,补一药房已结束,按处方交其自制补心丸一剂,仅服一半病即痊愈,一直多年未发,其女友亦同患此症,她将未吃完之药赠与,服后也好了。 又如补一药房自制的大药丸,功效十分显著,很多病友远去他方还不忘购买。例如解放前,曾任川江航务管理局局长的何北衡,与补老先生是老世交,并常爱吃补一药房的大药丸。解放后,何北衡调任中央水利部参事,住北京。补老先生归山后,何北衡每年照例汇款来渝,托代购大药丸数单,据何北衡来信称:此药除他本人全家自用外,还要馈赠一些给北京水利部内同事和远在广州的亲友,服者均盛赞此药有良效。 补一药房常年大量生产的l8 种丸药中,有一种叫“大黑牛”的丸药。配料有生川乌.生草乌、生南星、生**.一枝篙、紫草乌六味剧毒药。功能治多年风湿痼疾,每有奇效,但制法必须严格按照补老规定,不能马虎。原任本市华岩寺方丈,法号“心月法师”的李世兴,“文革”中受到冲击,现任福建厦门地区普陀寺方丈。前不久,曾来信委托重庆市佛教协会代买补一药房大黑牛丸,据该方丈来信讲,他曾患有多年风湿痼疾,过去一吃此丸就好了。殊不知此药已多年停产,无法觅得,使他深为叹息。 由于补一药房的丸药,疗效好,治愈率高,服用方便,价格低廉,不但内地畅销,而且省外有的地区如北京、上海、香港等,也颇有名。当时销路最大,购买力最强的是本地驻防部队,例如救济散、疟疾丸、痢疾丸……等,有时达到整师整旅整团的买,一次数千包或上万包不等,多用卡车装运。 补一药房的164种丸药,1958年重庆市医卫界献方运动中,补一门人曾协助整理成册献与市卫生局药政科。1960年,重庆市原国光药厂(后为重庆中药广)生产过一批补一痢疾丸、补一珍珠麝香丸、还童丸等应市,以后未再生产,原因不详。 补一药房经营到l947年,先生年事已高,为了充实地方公益事业,便将字水街补一药房全部资产无偿交与重庆市达善堂接管(人道主义典范),再迁至中一路(即:通远门外)附近成立药房一间,易名“回春药房”。

           回春药房分三部份各自经管。补老先生和门人只看病收诊金,咀片由达善堂收入,丸药部分仍保持补一药房名义,由补夫人经营,丸药生产改在磨盘山新宅,城内只设售货点,另外,补老先生为了发挥每个门人之长,规定每周补老先生看病一、三、五日,门人看二、四、六日,当时随行的门人尚有中医大师谢任甫、及唐世丞、张子敬(张原是张简斋门人,来补老处实习,解放后任资阳县医院院长)。另一门人陈季云(曾任县长).已先期回锦竹,后任绵竹县医院院长。另有南京中医大学教授邹云翔等也从补老学习过。

            1950年.补老先生归山后,回春药房的经营曾告一段落。逾年,夫人唐**为继承先生之未竟事业,更新恢复补一药房,迁至道门口街营业,常住医生为唐世丞。到全部参加中医院工作后,补一药房1956年全行业公私合营时人员调往中医院等,补一药房即全部结束。

    展望:国家政策现在进一步鼓励国家各类高端科技人才参与发展中医药,前景光明。

                        十二、才艺高超、惊人全才:心理调节/大师风范!


            心理调节方面,补老先生多才多艺,不但精于医药学、心理调节还兼有多种爱好,艺无不精。

            补老先生善诗文,但所作诗文从不轻易示人,是以不见流传。
            补老先生有一手好书法,无论楷书、行草,笔法工整,苍劲有力,可谓“字如其人”。 补老先生工画,擅长画竹和蝶,画的竹子疏影千竿,苍翠欲滴。他曾精心彩绘多幅“百蝶图”,分赠至亲好友。画中的群蝶扑朔迷离,姿态优美,或翩翩起舞,或捉弄花从,或比翼双飞,或花间小停,千姿百态,栩栩如生,令人爱不释手。 补老先生还对七弦琴颇有绝技,弹唱起来,悠扬宛转,手应心得,补老先生最常弹的是《平沙落雁》、《孔子读易》等古曲,听起来真令人“发思古之幽情”。每逢有嘉宾到来或者风清月白之夜。补老先生辄爱抚琴一曲,唱酬亲友或遣兴抒怀,曲声悠场清宛,琴声若即若离,听之者莫不心旷神怡,悠悠然为之神往。有时曲终后,听众还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令人久久不愿离去。 补老先生擅长民间歌舞(秧歌、山歌等),虽是城市中人,仍不失乡土本色。补老先生还精通曲艺。常化装在大庭广众之间,表演相声、口技、杂耍、双簧等,其表演之优美,传神之入微,吐词之流畅诙谐,令人前仰后合,拍案叫绝。补老先生还对川剧研究功底颇深。我市川剧大师张德成、刘成基两先生,均曾投师于补老先生门下。过去川剧中的有些传统优秀剧目,如《花子骂相》、《斩华佗》(补先生更名:《青囊恨》)、《困夹墙》等,均是经过补老先生亲手参与改编过的,情景逼真,文词并茂,令人百看不厌。特别是川剧中的《困夹墙》一出,补老先生加进了讳疾忌医的齐桓公临死时喉间哽咽难吐的“呛!咳!啊!”三声,表示曾经一度是“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威武国君到临死时内心之痛苦和事到临头莫可奈何之窘状,给全剧增加了紧凑感与恰到好处的悲剧气氛。使全剧更加前后连贯,生动活泼,有声有色,能深深紧扣人心,起到“以古为鉴”的作用。 补老先生练就一手好棋艺,对奕起来,艺高胆大,布局严谨,变化莫测。 补老先生精通拳术、武术、气功,坚持锻炼并乐于教授,百岁仍精神矍铄,神采弈弈。         

           十三、晚年生活:高风亮节

         补老先生初住于补一药房,继而舍弃土地观念断然卖出老家房地产后在中四路磨盘山另置新宅以达其“清净无为”之旨。新居环境恬静,景色宜人。先生常居于特备的一间楼房,每天都要接待一批来访的人士。谈医问道的、说文艺的、演技击的、研究琴棋书画的……常常宾客满座。有时直到深夜,楼中仍灯火辉煌,笑语声喧,受到补老先生教益的人实繁有众。 补老先生平生性格豪爽,喜宾客,不分亲疏内外,富贵贫贱,一视同仁。还乐善好施,济困扶危,凡亲朋有困难,总是慷慨解囊,从不吝啬。平时常有多人赖其资助举火,在补老先生家里便餐就食的常客,亦每至十余人,当时有人把补老先生誉为“小孟尝”。补老先生每日的医药收入颇丰,但因开支繁多,不免有时阮囊羞涩,然从不挂齿。特别是补老先生每日收入的诊金,恒爱随手施给贫苦群众,晚上夫人取下荷包代其清点时,往往锱铢无存,夫妻相顾会心一笑。补老先生在施与时,恒爱凭手抓一把与人,并不点数,亦不要致谢,历来如此。 补老先生的生活习惯,与一般人迥异。如补老先生的衣着,夏不丝、冬不裘,四时都是穿着一件俗呼“二马居”的短棉衣。夏不淌汗,冬不畏风,睡必全部关窗,不分寒暑,从不叫冷叫热。晚年虽年事已高仍食量兼人。膳食不论粗米糙饭、瓜豆小菜,均甘之如饴。晚年每天仍要应诊多至百余号,从无倦容。平生态度和蔼,面无戚容,对人不疾言厉色,一贯平易近人。晚年犹丰额隆准,不留胡须,大步鹤行,行动敏捷,步履安详,耳目聪明,齿牙无损,谈笑风生,豪放潇洒,一般人都不知或不肯信其是“期颐”的老人。 补老先生热爱祖国,关心时事,高风亮节 。“九·一八”事变后,补老先生慷慨激昂,义愤填膺,深感国事日非,外侮频仍,痛恨那些军阀走狗,政治掮客,朋比为奸,祸国殃民。补老先生于是更加坚持晚节,作川剧《青囊恨》等剧本,借古讽今,唾骂蒋帮抗日屡败:“……拖泥带水跑烂滩……”听众心领神会其指、出尽心中块垒之气!平时对人不卑不亢,专心致力于发展民众的医药事业。如有达官显宦因求医关系虽也有时出入其门第,但内心泾渭分明,政见不与苟同。

                 十四、 完美归宿 —无疾而终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了!补老先生喜不自禁,欣喜若狂,夜不成寐。继而与全市人民一道,挂红灯,放鞭炮,欢庆解放。解放军同志和入渝干部前来求诊者,补老先生总握其手满面笑容十分亲切,连说:“同志们,辛苦!辛苦!”还无限深情地对人讲:“我能亲眼看到解放,是我一生中之大幸,虽死而无憾!”此时补老先生常常鼓动他的七弦琴,跳起他的秧歌舞,演唱相声曲艺等,尽情欢庆解放、鞭挞旧恶。还多次邀其至亲好友,医药界、戏曲界同仁,及门人弟子等,晚上到其住所看他热烈庆祝新中国解放的表演和歌舞。

           1950年7月4日之夜,星疏云淡,凉风习习,是晚补老先生特别兴浓,邀集了大批亲朋好友、及门人弟子等,到他家看他和其票友张先生两人合作表演的秧歌舞、相声、说唱等等。补老先生虽百岁高龄,但眼看解放后新山城所起的变化,与他昔年所看到的破败情景迥然不同,回首往事,新旧对比,使他心头泛起万千感慨,是以此夜他的演出特别高亢与精彩.似乎老人心中蕴蓄着的万千朵火花都要在此夜一齐迸发出来一样,使他的大脑过度紧张,情绪过于兴奋,演出直至深夜,宾主才尽欢而散。 演出结束后,补老先生略事休息,夫人正劝其就寝。这时补老先生突感心稍不适,但不作诊断,却亲自提水净身沐浴一次,并尽开窗户而眠。老夫人发觉有异,询之绝口不谈,并关切地安慰老夫人早寝。补老先生平时起床甚早,唯独次日上午久不出门,家人甚异之。及至推开门看时,补老先生已经到了最后弥留之际,父亲谢任甫等门徒紧急医治但巳来不及,须臾补老先生便溘然长逝,终年百岁。补老先生仙逝后仍容光焕发,一如生时,身边未留遗言遗物——无疾而终。 补老先生逝后,噩耗传出,知者同悲。

    展望:中国现今快速进入老年社会,面临挑战,只要措施到位,健康老人多能终年百岁——无疾而终。补老仙逝60余年,但他创立的学术精神永远留存!今撰文纪念补老160周年诞辰,冀望能发扬补老济世救人的精髓、惠及大众,发掘博大精深的中医药文化,造福全人类!

    参考文献来源:
    1、谢任甫口碑及纪念补老文字资料《补一老人与补一大药》;
    2、陈季云《补晓岚先生医学简述》;
    3、唐世氶《补晓岚先生回忆录》;
    4、邹云翔《中国近现代名医传-补晓岚》;
    5、邵章祥《遂宁名医荟萃-补晓岚》;
    6、陈先赋主编《四川名医传-补晓岚(邵章祥)》
    谢炳麟13594352744
    (编者注:观帖请点击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阅读全文!9-14)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3 10:31
  • 签到天数: 9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2-9-30 23: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kdy666 于 2012-9-30 23:26 编辑

    九、临床挖掘创新:呼唤“旁门”,“怪医”!

             补老先生一生用药丰富多彩,除以中药和以中药中的姜桂附为主体外,还提出了“治无常法、法无死方”的见解,他用药着重灵活、多样,不论毒药、猛药、僻药、虫鸟、矿物,都能恰到好处,用其特长。

           例如中药中的一枝蒿、川乌、草乌、紫草乌等,有烈性剧毒,一般多不敢用,唯独补老先生能用之以治疗多年风湿沉寒等痼疾,屡见奇效。所制补一丸药中的还童丸、万应九、冷香丸、平肝丸、大黑牛、金丸、一阳丸、壮阳丸等等,其中配料多用干漆、碳酸、硫磺、火硝、川乌、草乌、紫草乌、一枝篙、马前子、白砒、黄金、蜻蜓、雀胆、壁虎……等有毒之药,而且有的剂量还相当重。就在煎服药中,有时一枝篙、川乌、草乌等,也有用上250克或500克之多的。他如,治疟疾用苍蝇,驱瘀血用臭虫,利尿用蟋蟀、蟑螂(炳麟注:蟑螂现可制为-康复新:含甲壳质),蛊胀用壁虎尾,壮阳用蜻蜓、雀胆,疝气用花蜘蛛等,真是包罗万象,无所不用。

            有少数不深入钻研的同行,不但不求甚解,甚至诬为“旁门、左道”,因此当时又有人讽补老先生为“怪医”,因为认为其用药与众不同。用补老先生自己比喻的话说:就是要用毒药、猛药,意在斩关夺将、直捣黄龙;用大药、重药,意在一鼓作气,扭转危局;用单方、秘方,意在单刀直入,速战速胜;用虫、鸟、兽药,意在相生相尅、以毒攻毒,或以物象形,或借物补人。在补老先生看来,治病虽不是战场更强似战场,医生的责任,就在于会统筹全局,指挥无误,一切均以临床实践有效为最高准绳。

          确凿实例,补老先生1940年代治愈过一个经成都四圣祠医院诊断为不治之症的“子宫癌”妇女。病人住重庆文华街,据说1972年才逝世,当时用药即有螃蟹爪(现已知含:甲壳质)等。其他癌症同样治愈不少。

           1940年代,有年重庆恶性疟疾流行,患者多是贫苦大众,贫病交困,为状极惨。补老先生立即安排药房出价收购苍蝇,焙干净毒成粉,用冷饭加药和丸,免费赠服,硬是吃一好一,吃百好百,使病人避免了灭顶之灾。
             补老先生一生治病的最大特点是:中西结合,老成持重,着重中医治本,治愈率高,使病程缩短,见效快,患者少受痛苦,家人少担惊,工作少受损失,药费少花。补老先生毕生行医,所治疗者无虑万干人。以上所举,仅是少数的几例,其它比这些更大量、更生动、更严重的病例还多得很,由于当时记载遗失,时间过久难以一一呈现出来,必须抓紧抢救发掘!!

    展望:网上公布科研课题——集思广益!中医防癌治癌……前景广大!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3 10:31
  • 签到天数: 9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 08: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慈善公益、医德高尚 :功不可没!

              补老先生治病不分亲疏内外,富贵贫贱,一视同仁。每日门诊无定额,来者则循序延治之。诊金任人量力自给,不计多寡,确有困难者,不但诊金免收,还慷慨赠药,直至病愈。初时补老先生治病,还订有假节日停诊规约,后因求医者众,有远道而来误了时间的,药房一一热情接待,不分早晚看完方止,此后补老先生与药房,全年无一日休息。

              直至补老先生90高龄以后,每天还要看病多至百余号,为他开处方的门人常多达三人,互相尽力克服一切困难——保证做到又快又好,门诊量是当时重庆最大的、治愈水平也是最高的。解放前,重庆市及周围如发现流行病,补老先生总是迅速大量制药免费赠送贫苦大众,以遏止瘟疫蔓延——慈善公益有口皆碑,补老以一己之力担当社会扶危重担,宁愿亏损也在所不惜。 从1937年11月国民政府发布《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到1946年5月5日发布《还都令》,整整8年半,重庆作为中国的战时首都,饱受日机轰炸,补老不惧长期轰炸,甘冒生命危险坚持留在常被轰炸的重庆城内为民众看病!(当时很多医生都躲到乡下去了!)重庆在抗战期间不但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还是整个远东反法西斯战争的指挥中心,重庆作为中华民族不屈的象征,在抗战中为民族的复兴与崛起树立了一座丰碑,补老作为民族精英在其中功不可没。

             补老先生虚怀若谷,尊重同道,从不炫耀一己之长。经常邀请同道好友互相磋商,交流彼此的体会心得。如抗战时来到重庆的南京名医张简斋,就是补老先生座上的常客。又如,某内二警的总队长彭某,用飞机从昆明接来一位当地有名的温补派名医,为其夫人治病,又请补老同时会诊,先生极力尊重来人,让先服对方之药,然后再服自己之药。

             补老先生乐于诲人,负笈求学于门下者甚众。其中有大学生、转业县长、外国留学生……等等,多是精英分子。大多学有所得,至今有的已是医院院长,有的巳成为有名的老中医,均成为新中国第一代中医栋梁。现在补老的第三代传人正担当大梁。

    展望:大快人心之事——2012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会上,国家中医管理局局长透露,人大已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拟稿)》:继续竭力加大中医药投入!大众呼吁尽快通过立法!并把好事落实到实处、要让广大中医药同仁心服口服、老百姓得实惠、国家资源得到最合理利用!同时各类慈善机构更要参与促成。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5-18 19:21
  • 签到天数: 19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2-10-1 09:2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还要看病多至百余号”的医生我不敢苟同!我发现不少名老中医,甚至是国医,由于他们名气过大,门诊简直是门庭若市!但是也有一些处方张冠李戴,比如说,前面看了个,月经病的妇女,后甚至把这个处方一点不变的开给一个小伙子。我也亲眼看过这些老名宿的临床,也看过一些他们的未刻手抄本门诊日志。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3 10:31
  • 签到天数: 9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 23: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九、临床挖掘创新:呼唤“旁门”,“怪医”!

             补老先生一生用药,除以中药和以中药中的姜桂附为主体外,还提出了“治无常法、法无死方”的见解,他用药着重灵活、多样,不论毒药、猛药、僻药、虫鸟、矿物,都能恰到好处,用其特长。

           例如中药中的一枝蒿、川乌、草乌、紫草乌等,有烈性剧毒,一般多不敢用,唯独补老先生能用之以治疗多年风湿沉寒等痼疾,屡见奇效。所制补一丸药中的还童丸、万应九、冷香丸、平肝丸、大黑牛、金丸、一阳丸、壮阳丸等等,其中配料多用干漆、碳酸、硫磺、火硝、川乌、草乌、紫草乌、一枝篙、马前子、白砒、黄金、蜻蜓、雀胆、壁虎……等有毒之药,而且有的剂量还相当重。就在煎服药中,有时一枝篙、川乌、草乌等,也有用上250克或500克之多的。他如,治疟疾用苍蝇,驱瘀血用臭虫,利尿用蟋蟀、蟑螂(炳麟注:蟑螂现可制为-康复新:含甲壳质),蛊胀用壁虎尾,壮阳用蜻蜓、雀胆,疝气用花蜘蛛等,真是包罗万象,无所不用。

            有少数不深入钻研的同行,不但不求甚解,甚至诬为“旁门、左道”,因此当时又有人讽补老先生为“怪医”,因为认为其用药与众不同。用补老先生自己比喻的话说:就是要用毒药、猛药,意在斩关夺将、直捣黄龙;用大药、重药,意在一鼓作气,扭转危局;用单方、秘方,意在单刀直入,速战速胜;用虫、鸟、兽药,意在相生相尅、以毒攻毒,或以物象形,或借物补人。在补老先生看来,治病虽不是战场更强似战场,医生的责任,就在于会统筹全局,指挥无误,一切均以临床实践有效为最高准绳。

          确凿实例,补老先生1940年代治愈过一个经成都四圣祠医院诊断为不治之症的“子宫癌”妇女。病人住重庆文华街,据说1972年才逝世,当时用药即有螃蟹爪(现已知含:甲壳质)等。其他癌症同样治愈不少。

           1940年代,有年重庆恶性疟疾流行,患者多是贫苦大众,贫病交困,为状极惨。补老先生立即安排药房出价收购苍蝇,焙干净毒成粉,用冷饭加药和丸,免费赠服,硬是吃一好一,吃百好百,使病人避免了灭顶之灾。
             补老先生一生治病的最大特点是:中西结合,老成持重,着重中医治本,治愈率高,使病程缩短,见效快,患者少受痛苦,家人少担惊,工作少受损失,药费少花。补老先生毕生行医,所治疗者无虑万干人。以上所举,仅是少数的几例,其它比这些更大量、更生动、更严重的病例还多得很,由于当时记载遗失,时间过久难以一一呈现出来,必须抓紧抢救发掘!!

    展望:网上公布科研课题——集思广益!中医防癌治癌……前景广大!                 

                       十、慈善公益、医德高尚 :功不可没!

              补老先生治病不分亲疏内外,富贵贫贱,一视同仁。每日门诊无定额,来者则循序延治之。诊金任人量力自给,不计多寡,确有困难者,不但诊金免收,还慷慨赠药,直至病愈。初时补老先生治病,还订有假节日停诊规约,后因求医者众,有远道而来误了时间的,药房一一热情接待,不分早晚看完方止,此后补老先生与药房,全年无一日休息。

              直至补老先生90高龄以后,每天还要看病多至百余号,为他开处方的门人常多达三人,互相尽力克服一切困难——保证做到又快又好,门诊量是当时重庆最大的、治愈水平也是最高的。解放前,重庆市及周围如发现流行病,补老先生总是迅速大量制药免费赠送贫苦大众,以遏止瘟疫蔓延——慈善公益有口皆碑,补老以一己之力担当社会扶危重担,宁愿亏损也在所不惜。 从1937年11月国民政府发布《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到1946年5月5日发布《还都令》,整整8年半,重庆作为中国的战时首都,饱受日机轰炸,补老不惧长期轰炸,甘冒生命危险坚持留在常被轰炸的重庆城内为民众看病!(当时很多医生都躲到乡下去了!)重庆在抗战期间不但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还是整个远东反法西斯战争的指挥中心,重庆作为中华民族不屈的象征,在抗战中为民族的复兴与崛起树立了一座丰碑,补老作为民族精英在其中功不可没。

             补老先生虚怀若谷,尊重同道,从不炫耀一己之长。经常邀请同道好友互相磋商,交流彼此的体会心得。如抗战时来到重庆的南京名医张简斋,就是补老先生座上的常客。又如,某内二警的总队长彭某,用飞机从昆明接来一位当地有名的温补派名医,为其夫人治病,又请补老同时会诊,先生极力尊重来人,让先服对方之药,然后再服自己之药。

             补老先生乐于诲人,负笈求学于门下者甚众。其中有大学生、转业县长、外国留学生……等等,多是精英分子。大多学有所得,至今有的已是医院院长,有的巳成为有名的老中医,均成为新中国第一代中医栋梁。现在补老的第三代传人正担当大梁。

    展望:大快人心之事——2012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会上,国家中医管理局局长透露,人大已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拟稿)》:继续竭力加大中医药投入!大众呼吁尽快通过立法!并把好事落实到实处、要让广大中医药同仁心服口服、老百姓得实惠、国家资源得到最合理利用!同时各类慈善机构更要参与促成。

                         十一、补 — 药 房:服务堪称楷模  

             我国向来医药不分。补老先生早年在嘉定行医,成功开办嘉定药房。1928年来到重庆,初设补一诊疗所于太平门海关巷,随着业务日繁,所址狭窄,不敷应用,乃迁至字水街,改设重庆补一药房〔在今新华路重庆饭店斜对面)。不但在此挂牌应诊,又专供良药,便利病家。

             补一药房的经营思想和服务态度是建立在大众化、平民化、济世活人、服务病家的基础之上的。时间不论早晚,均能抓药看病,深夜亦可出诊,对任何人都“平等相待”,不歧视,不摆架子。尤其是对待一般贫苦大众,更是深切同情、处处关心,不论有钱无钱,只要走进补一药房之门,便不会使病人失望。一遇市县发生特大流行瘟疫,药房总是要作一些关心贫苦大众的好事,其他如对人和气,对病人耐心周到等,更是历来见长。
             补一药房有咀片,有成药,还有独特的大药汤。补一咀片的特点是:选料认真,炮制得法,保管妥善,配方细心,戥份准确,各称另包,不出差错事故。卖出的药,无灰渣杂质,无霉烂变质,无虫蛀鼠咬,无久年失效。童叟无欺,明码实价,清洁卫生符合药政规定标准。今天要着重谈谈补一药房的大药汤和中成药。
             补一大药汤,为补老先生所首创,为补一药房所独有。原来补老先生自1928年迁来重庆,设立补一诊疗所,业务获得开展以后,看病的人逐日增多,名声日振。有些劳苦群众,也慕先生之名,多来求诊,但苦于工作忙没有时间,而且熬药、配方等也极不方便、有的没有文化不识字,每每引起好多人的长叹。诊疗所为方便广大群众看病和吃药起见,便开始熬 “大药汤”便民。改设补一药房后,仍继续供应“大药汤”。药汤的方剂,就是由补老先生首创研究的“补一大药”。

            “大药汤”先经过认真配料,然后按配料的轻重加入一定的清水,再用大锅按严格的火候熬成。熬好后,将药渣滤净盛于大瓦缸中,再分次盛于药壶内置于特制的小炉灶上温起,使之不凉不滚,随时便于饮用。在熬制过程中,配有专人生火看火,起锅下锅,备水加水,选料下料,并将药汤送到饮者手中。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一锅药汤药料准、分量足,熬的火候又掌握得法,炉灶周围和水均极干净,熬的大药汤很浓不苦,疗效极高,比单家独户自己熬的划算得多(自己熬不好要中毒!),保质保量、令人放心。

            大药汤的功力是:温中补火、扶正驱邪、疏通经络、运行气血、补肾益脾、消除痰湿、预防风寒感冒、强健身体,而且服用方便,随到随吃,收费低廉,适合各方面多数人(正虚寒湿者)服用,因而博得广大群众交口好评。

             同时还根据补老先生的研究,再研制成许多种针对病症相关的药粉,配合药汤饮用。如牙痛加服**粉……,便秘加服酒军粉等,气喘加服麻黄粉,咳嗽加服杏仁、法半夏粉等……,花钱少而见效快,特别是服用方便,不耽误劳动人民的谋生工作时间。

            开初吃大药汤的人,多数是普通群众,后因饮用的人日多,名声播出,远近皆知,人数骤增。补老的大药便民惠民措施引起的口碑效应超过百倍登报打广告!费用还要节省一半多!久而久之,便传到了当时重庆的一些军政实业界人物的耳中,他们也纷纷前来试服。例如当时的重庆第一任市长潘文华,军政界的唐式遵、范绍增、王*绪,实业金融界的潘昌猷(重庆银行行长)、何北衡、范崇实、范仲渠、杨伯智、屠心斋、刘航琛、石体元……等,一服都觉身心有益。于是在他们当中的热心人的提议下,使自动相互集资组织起一个“补一大药粉丝团”来。他们把钱交给药房,每天代他们把药汤熬好,他们自动上门来吃,有的还带着家人和亲朋等同来,有的家人不能来的,可用容器盛回。有的还叫他们的官兵或职工等来吃,如同现在的“特约医疗”一样。现今硕果仅存的国学大师南怀瑾也撰文见证感叹当时大药之盛!
            重庆军政、金融、实业界首脑为什么“热捧”大药汤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多数生活优裕,养尊处优,家有妻妾,耗精过多,或者花天酒地、打牌熬夜、酗酒、吸毒……不会保养身体、真阳不免亏损,外邪易于侵入,身体缺乏抵抗力,一遇刮风下雨,就会“贵体不适——痛不可支(此类人痛阈低)”。此外,劳动人民与他们又迥不相同,他们为生活所迫,每天劳动强度大、工时长、收入少、常流大汗湿衣受风、饮食又差,屋漏潮湿、睡卧当风,不能保养身体、也自然容易发生体虚或易得风寒感冒——疼痛难耐。而大药汤的特点就是特别适合各方面多数人的需要——散寒扶正调和阴阳活血止痛,所以它一应市,便获得了普遍欢迎。
             军政实业界人士筹组的“大药粉丝团”,他们一般只吃个头道药,药效未能发挥净尽,弃之甚觉可惜。药房考虑到有些贫苦群众还吃不上药,便将这些余药,另外再加进一些生药(简易大药)使之重熬。熬好后,便免费赠给这些人吃,有同等的效力,这样奇迹般救治了更多的人,这些人对补一药房莫不交口称誉。
              1946年,重庆霍乱症流行,蔓延甚广,人人“谈霍乱色变”。药房便每天熬几大锅“大药汤”,有钱付钱,无钱送吃,使许多贫苦劳动大众避免了灾祸。有亲朋来到药房,药房即饷以药汤一大碗。以及门人弟子及药房同仁,早晚都喝大药汤一碗,虽成天与成批霍乱病人打交道,保证无一人感染,门诊照常不停。这种大药汤一直保持至补一药房结束时为止。

    补一丸药是补一药房经营的另一特色。这些丸药部是补一药房独家经营、自制自售的特种产品,与市上所售者概不相同。方剂是先生自主自立的,并非抄袭前人医案的复方。补一药房的丸药选料认真,炮制得法,精心监制,一丝不苟。 补一药房生产的丸药,前后共达 l 6 4 种。其中有些是小批生产的。其中常年大批生产、销售量最大的有18个大种,这18个大种是:大药丸、还童丸、万应丸、冷香丸、救济散、珍珠麝香丸、疟疾丸、痢疾丸、丹参膏、哮喘丸、平肝丸、大黑牛、三阳丸、金丸、一阳丸、落口舒、胃痛丸、补心丸(后改名安神丸)。丸药部有专门的老药师和工人,由资深名师指导。

    补一药房丸药除常年大批生产的18种外,其它100余种也都各有特效。其中有一种叫“平阳丸”的丸药,选料有朱砂、**、公丁、广香、蟾酥、毛苍术、滑石、珍珠、琥珀、薄荷、锦纹大黄、麝香、五灵脂,功能镇胃止痛……举凡急性霍乱、痧症、上下吐泻、各种特大急病,无不立奏奇效,还有强心急救作用,是居家旅行必备良药。举一例: 在本市筷子街住家,年已90多岁的王*仁,解放前,历任四川军政要职,抗战胜利后,辞官不做,出外旅游。临行时向补老告辞,补先生特赠丸药一瓶,嘱其随身备急,只说了简单用法,只告以药名及疗效。 某日,王*仁偕友泛舟游洞庭湖,晚上住一旅店内,深夜忽闻母女二人哭声甚哀,往视始知其女忽得一急症,腹痛如绞,上吐下泻,十分难过,呻吟不已,晚上无法觅医,只好相对而泣。
    王*仁不知补先生所赠之药是否对症,只给半粒试服。未几腹痛即解,吐泻亦止,半夜后病即痊愈,恢复常态。母女非常感谢王*仁救命之思,曾问是何良药,王*仁亦无法答对、只知叫“平阳丸”。

           逾年春天,王*仁又偕友同游重庆真武山,行至山脚下,见一樵夫在地下惨叫打滚,当时脸色苍白,四肢抽搐,王*仁数次获得奇效有了信心,这次又将药给一粒与之。上山数小时后,返回经过原地,见病人还坐在那里,神态安详,显然病已解除,一见王*仁即伏地叩头,连连称谢救命之恩。后王*仁问及补老门人,方知此药即补一药房的奇药“平阳丸”。时隔多年,王*仁每提及此事,总是滔滔不绝地盛赞此药的奇效。

           又如补一药房的补心丸(后改名安神丸),选料有附片、干姜、桂枝、毛地黄粉、茯苓、半夏、肉桂、马前子、澄茄、良姜、远志、枣仁、麻绒、细辛、甘草等,功能强心安神,治风心病,心跳心闷,心衰心律失常,失眠等症。现在本市某君的女儿,当时2l岁,曾患严重风湿心脏病,引起失眠心悸,不能上班,多方医治无效。当时补先生已百岁归山,补一药房已结束,按处方交其自制补心丸一剂,仅服一半病即痊愈,一直多年未发,其女友亦同患此症,她将未吃完之药赠与,服后也好了。 又如补一药房自制的大药丸,功效十分显著,很多病友远去他方还不忘购买。例如解放前,曾任川江航务管理局局长的何北衡,与补老先生是老世交,并常爱吃补一药房的大药丸。解放后,何北衡调任中央水利部参事,住北京。补老先生归山后,何北衡每年照例汇款来渝,托代购大药丸数单,据何北衡来信称:此药除他本人全家自用外,还要馈赠一些给北京水利部内同事和远在广州的亲友,服者均盛赞此药有良效。 补一药房常年大量生产的l8 种丸药中,有一种叫“大黑牛”的丸药。配料有生川乌.生草乌、生南星、生**.一枝篙、紫草乌六味剧毒药。功能治多年风湿痼疾,每有奇效,但制法必须严格按照补老规定,不能马虎。原任本市华岩寺方丈,法号“心月法师”的李世兴,“文革”中受到冲击,现任福建厦门地区普陀寺方丈。前不久,曾来信委托重庆市佛教协会代买补一药房大黑牛丸,据该方丈来信讲,他曾患有多年风湿痼疾,过去一吃此丸就好了。殊不知此药已多年停产,无法觅得,使他深为叹息。 由于补一药房的丸药,疗效好,治愈率高,服用方便,价格低廉,不但内地畅销,而且省外有的地区如北京、上海、香港等,也颇有名。当时销路最大,购买力最强的是本地驻防部队,例如救济散、疟疾丸、痢疾丸……等,有时达到整师整旅整团的买,一次数千包或上万包不等,多用卡车装运。 补一药房的164种丸药,1958年重庆市医卫界献方运动中,补一门人曾协助整理成册献与市卫生局药政科。1960年,重庆市原国光药厂(后为重庆中药广)生产过一批补一痢疾丸、补一珍珠麝香丸、还童丸等应市,以后未再生产,原因不详。 补一药房经营到l947年,先生年事已高,为了充实地方公益事业,便将字水街补一药房全部资产无偿交与重庆市达善堂接管(人道主义典范),再迁至中一路(即:通远门外)附近成立药房一间,易名“回春药房”。

           回春药房分三部份各自经管。补老先生和门人只看病收诊金,咀片由达善堂收入,丸药部分仍保持补一药房名义,由补夫人经营,丸药生产改在磨盘山新宅,城内只设售货点,另外,补老先生为了发挥每个门人之长,规定每周补老先生看病一、三、五日,门人看二、四、六日,当时随行的门人尚有中医大师谢任甫、及唐世丞、张子敬(张原是张简斋门人,来补老处实习,解放后任资阳县医院院长)。另一门人陈季云(曾任县长).已先期回锦竹,后任绵竹县医院院长。另有南京中医大学教授邹云翔等也从补老学习过。

            1950年.补老先生归山后,回春药房的经营曾告一段落。逾年,夫人唐**为继承先生之未竟事业,更新恢复补一药房,迁至道门口街营业,常住医生为唐世丞。到全部参加中医院工作后,补一药房1956年全行业公私合营时人员调往中医院等,补一药房即全部结束。

    展望:国家政策现在进一步鼓励国家各类高端科技人才参与发展中医药,前景光明。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5-18 19:21
  • 签到天数: 19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2-10-2 11: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月法师(公元1919~2002年)   
    心月法师,俗名李松益,四川南充人,生于一九一九年。一九三七年春礼重庆华岩寺际云法师披剃,法名心月,号净慧,同年在锺镜和尚座下受具。先后就读于重庆华岩佛学院、东方文教研究院、西南革大等。此后法师积极从事僧伽教育,先后任教于重庆市华岩佛学院、闽南佛学院、重庆佛学院,为当代僧伽教育做出了杰出贡献。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3 10:31
  • 签到天数: 9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2-10-3 00: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九、临床挖掘创新:呼唤“旁门”,“怪医”!

             补老先生一生用药,除以中药和以中药中的姜桂附为主体外,还提出了“治无常法、法无死方”的见解,他用药着重灵活、多样,不论毒药、猛药、僻药、虫鸟、矿物,都能恰到好处,用其特长。

           例如中药中的一枝蒿、川乌、草乌、紫草乌等,有烈性剧毒,一般多不敢用,唯独补老先生能用之以治疗多年风湿沉寒等痼疾,屡见奇效。所制补一丸药中的还童丸、万应九、冷香丸、平肝丸、大黑牛、金丸、一阳丸、壮阳丸等等,其中配料多用干漆、碳酸、硫磺、火硝、川乌、草乌、紫草乌、一枝篙、马前子、白砒、黄金、蜻蜓、雀胆、壁虎……等有毒之药,而且有的剂量还相当重。就在煎服药中,有时一枝篙、川乌、草乌等,也有用上250克或500克之多的。他如,治疟疾用苍蝇,驱瘀血用臭虫,利尿用蟋蟀、蟑螂(炳麟注:蟑螂现可制为-康复新:含甲壳质),蛊胀用壁虎尾,壮阳用蜻蜓、雀胆,疝气用花蜘蛛等,真是包罗万象,无所不用。

            有少数不深入钻研的同行,不但不求甚解,甚至诬为“旁门、左道”,因此当时又有人讽补老先生为“怪医”,因为认为其用药与众不同。用补老先生自己比喻的话说:就是要用毒药、猛药,意在斩关夺将、直捣黄龙;用大药、重药,意在一鼓作气,扭转危局;用单方、秘方,意在单刀直入,速战速胜;用虫、鸟、兽药,意在相生相尅、以毒攻毒,或以物象形,或借物补人。在补老先生看来,治病虽不是战场更强似战场,医生的责任,就在于会统筹全局,指挥无误,一切均以临床实践有效为最高准绳。

          确凿实例,补老先生1940年代治愈过一个经成都四圣祠医院诊断为不治之症的“子宫癌”妇女。病人住重庆文华街,据说1972年才逝世,当时用药即有螃蟹爪(现已知含:甲壳质)等。其他癌症同样治愈不少。

           1940年代,有年重庆恶性疟疾流行,患者多是贫苦大众,贫病交困,为状极惨。补老先生立即安排药房出价收购苍蝇,焙干净毒成粉,用冷饭加药和丸,免费赠服,硬是吃一好一,吃百好百,使病人避免了灭顶之灾。
             补老先生一生治病的最大特点是:中西结合,老成持重,着重中医治本,治愈率高,使病程缩短,见效快,患者少受痛苦,家人少担惊,工作少受损失,药费少花。补老先生毕生行医,所治疗者无虑万干人。以上所举,仅是少数的几例,其它比这些更大量、更生动、更严重的病例还多得很,由于当时记载遗失,时间过久难以一一呈现出来,必须抓紧抢救发掘!!

    展望:网上公布科研课题——集思广益!中医防癌治癌……前景广大!                 

                       十、慈善公益、医德高尚 :功不可没!

              补老先生治病不分亲疏内外,富贵贫贱,一视同仁。每日门诊无定额,来者则循序延治之。诊金任人量力自给,不计多寡,确有困难者,不但诊金免收,还慷慨赠药,直至病愈。初时补老先生治病,还订有假节日停诊规约,后因求医者众,有远道而来误了时间的,药房一一热情接待,不分早晚看完方止,此后补老先生与药房,全年无一日休息。

              直至补老先生90高龄以后,每天还要看病多至百余号,为他开处方的门人常多达三人,互相尽力克服一切困难——保证做到又快又好,门诊量是当时重庆最大的、治愈水平也是最高的。解放前,重庆市及周围如发现流行病,补老先生总是迅速大量制药免费赠送贫苦大众,以遏止瘟疫蔓延——慈善公益有口皆碑,补老以一己之力担当社会扶危重担,宁愿亏损也在所不惜。 从1937年11月国民政府发布《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到1946年5月5日发布《还都令》,整整8年半,重庆作为中国的战时首都,饱受日机轰炸,补老不惧长期轰炸,甘冒生命危险坚持留在常被轰炸的重庆城内为民众看病!(当时很多医生都躲到乡下去了!)重庆在抗战期间不但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还是整个远东反法西斯战争的指挥中心,重庆作为中华民族不屈的象征,在抗战中为民族的复兴与崛起树立了一座丰碑,补老作为民族精英在其中功不可没。

             补老先生虚怀若谷,尊重同道,从不炫耀一己之长。经常邀请同道好友互相磋商,交流彼此的体会心得。如抗战时来到重庆的南京名医张简斋,就是补老先生座上的常客。又如,某内二警的总队长彭某,用飞机从昆明接来一位当地有名的温补派名医,为其夫人治病,又请补老同时会诊,先生极力尊重来人,让先服对方之药,然后再服自己之药。

             补老先生乐于诲人,负笈求学于门下者甚众。其中有大学生、转业县长、外国留学生……等等,多是精英分子。大多学有所得,至今有的已是医院院长,有的巳成为有名的老中医,均成为新中国第一代中医栋梁。现在补老的第三代传人正担当大梁。

    展望:大快人心之事——2012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会上,国家中医管理局局长透露,人大已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拟稿)》:继续竭力加大中医药投入!大众呼吁尽快通过立法!并把好事落实到实处、要让广大中医药同仁心服口服、老百姓得实惠、国家资源得到最合理利用!同时各类慈善机构更要参与促成。

                         十一、补 — 药 房:服务堪称楷模  

             我国向来医药不分。补老先生早年在嘉定行医,成功开办嘉定药房。1928年来到重庆,初设补一诊疗所于太平门海关巷,随着业务日繁,所址狭窄,不敷应用,乃迁至字水街,改设重庆补一药房〔在今新华路重庆饭店斜对面)。不但在此挂牌应诊,又专供良药,便利病家。

             补一药房的经营思想和服务态度是建立在大众化、平民化、济世活人、服务病家的基础之上的。时间不论早晚,均能抓药看病,深夜亦可出诊,对任何人都“平等相待”,不歧视,不摆架子。尤其是对待一般贫苦大众,更是深切同情、处处关心,不论有钱无钱,只要走进补一药房之门,便不会使病人失望。一遇市县发生特大流行瘟疫,药房总是要作一些关心贫苦大众的好事,其他如对人和气,对病人耐心周到等,更是历来见长。
             补一药房有咀片,有成药,还有独特的大药汤。补一咀片的特点是:选料认真,炮制得法,保管妥善,配方细心,戥份准确,各称另包,不出差错事故。卖出的药,无灰渣杂质,无霉烂变质,无虫蛀鼠咬,无久年失效。童叟无欺,明码实价,清洁卫生符合药政规定标准。今天要着重谈谈补一药房的大药汤和中成药。
             补一大药汤,为补老先生所首创,为补一药房所独有。原来补老先生自1928年迁来重庆,设立补一诊疗所,业务获得开展以后,看病的人逐日增多,名声日振。有些劳苦群众,也慕先生之名,多来求诊,但苦于工作忙没有时间,而且熬药、配方等也极不方便、有的没有文化不识字,每每引起好多人的长叹。诊疗所为方便广大群众看病和吃药起见,便开始熬 “大药汤”便民。改设补一药房后,仍继续供应“大药汤”。药汤的方剂,就是由补老先生首创研究的“补一大药”。

            “大药汤”先经过认真配料,然后按配料的轻重加入一定的清水,再用大锅按严格的火候熬成。熬好后,将药渣滤净盛于大瓦缸中,再分次盛于药壶内置于特制的小炉灶上温起,使之不凉不滚,随时便于饮用。在熬制过程中,配有专人生火看火,起锅下锅,备水加水,选料下料,并将药汤送到饮者手中。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一锅药汤药料准、分量足,熬的火候又掌握得法,炉灶周围和水均极干净,熬的大药汤很浓不苦,疗效极高,比单家独户自己熬的划算得多(自己熬不好要中毒!),保质保量、令人放心。

            大药汤的功力是:温中补火、扶正驱邪、疏通经络、运行气血、补肾益脾、消除痰湿、预防风寒感冒、强健身体,而且服用方便,随到随吃,收费低廉,适合各方面多数人(正虚寒湿者)服用,因而博得广大群众交口好评。

             同时还根据补老先生的研究,再研制成许多种针对病症相关的药粉,配合药汤饮用。如牙痛加服**粉……,便秘加服酒军粉等,气喘加服麻黄粉,咳嗽加服杏仁、法半夏粉等……,花钱少而见效快,特别是服用方便,不耽误劳动人民的谋生工作时间。

            开初吃大药汤的人,多数是普通群众,后因饮用的人日多,名声播出,远近皆知,人数骤增。补老的大药便民惠民措施引起的口碑效应超过百倍登报打广告!费用还要节省一半多!久而久之,便传到了当时重庆的一些军政实业界人物的耳中,他们也纷纷前来试服。例如当时的重庆第一任市长潘文华,军政界的唐式遵、范绍增、王*绪,实业金融界的潘昌猷(重庆银行行长)、何北衡、范崇实、范仲渠、杨伯智、屠心斋、刘航琛、石体元……等,一服都觉身心有益。于是在他们当中的热心人的提议下,使自动相互集资组织起一个“补一大药粉丝团”来。他们把钱交给药房,每天代他们把药汤熬好,他们自动上门来吃,有的还带着家人和亲朋等同来,有的家人不能来的,可用容器盛回。有的还叫他们的官兵或职工等来吃,如同现在的“特约医疗”一样。现今硕果仅存的国学大师南怀瑾也撰文见证感叹当时大药之盛!
            重庆军政、金融、实业界首脑为什么“热捧”大药汤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多数生活优裕,养尊处优,家有妻妾,耗精过多,或者花天酒地、打牌熬夜、酗酒、吸毒……不会保养身体、真阳不免亏损,外邪易于侵入,身体缺乏抵抗力,一遇刮风下雨,就会“贵体不适——痛不可支(此类人痛阈低)”。此外,劳动人民与他们又迥不相同,他们为生活所迫,每天劳动强度大、工时长、收入少、常流大汗湿衣受风、饮食又差,屋漏潮湿、睡卧当风,不能保养身体、也自然容易发生体虚或易得风寒感冒——疼痛难耐。而大药汤的特点就是特别适合各方面多数人的需要——散寒扶正调和阴阳活血止痛,所以它一应市,便获得了普遍欢迎。
             军政实业界人士筹组的“大药粉丝团”,他们一般只吃个头道药,药效未能发挥净尽,弃之甚觉可惜。药房考虑到有些贫苦群众还吃不上药,便将这些余药,另外再加进一些生药(简易大药)使之重熬。熬好后,便免费赠给这些人吃,有同等的效力,这样奇迹般救治了更多的人,这些人对补一药房莫不交口称誉。
              1946年,重庆霍乱症流行,蔓延甚广,人人“谈霍乱色变”。药房便每天熬几大锅“大药汤”,有钱付钱,无钱送吃,使许多贫苦劳动大众避免了灾祸。有亲朋来到药房,药房即饷以药汤一大碗。以及门人弟子及药房同仁,早晚都喝大药汤一碗,虽成天与成批霍乱病人打交道,保证无一人感染,门诊照常不停。这种大药汤一直保持至补一药房结束时为止。

    补一丸药是补一药房经营的另一特色。这些丸药部是补一药房独家经营、自制自售的特种产品,与市上所售者概不相同。方剂是先生自主自立的,并非抄袭前人医案的复方。补一药房的丸药选料认真,炮制得法,精心监制,一丝不苟。 补一药房生产的丸药,前后共达 l 6 4 种。其中有些是小批生产的。其中常年大批生产、销售量最大的有18个大种,这18个大种是:大药丸、还童丸、万应丸、冷香丸、救济散、珍珠麝香丸、疟疾丸、痢疾丸、丹参膏、哮喘丸、平肝丸、大黑牛、三阳丸、金丸、一阳丸、落口舒、胃痛丸、补心丸(后改名安神丸)。丸药部有专门的老药师和工人,由资深名师指导。

    补一药房丸药除常年大批生产的18种外,其它100余种也都各有特效。其中有一种叫“平阳丸”的丸药,选料有朱砂、**、公丁、广香、蟾酥、毛苍术、滑石、珍珠、琥珀、薄荷、锦纹大黄、麝香、五灵脂,功能镇胃止痛……举凡急性霍乱、痧症、上下吐泻、各种特大急病,无不立奏奇效,还有强心急救作用,是居家旅行必备良药。举一例: 在本市筷子街住家,年已90多岁的王*仁,解放前,历任四川军政要职,抗战胜利后,辞官不做,出外旅游。临行时向补老告辞,补先生特赠丸药一瓶,嘱其随身备急,只说了简单用法,只告以药名及疗效。 某日,王*仁偕友泛舟游洞庭湖,晚上住一旅店内,深夜忽闻母女二人哭声甚哀,往视始知其女忽得一急症,腹痛如绞,上吐下泻,十分难过,呻吟不已,晚上无法觅医,只好相对而泣。
    王*仁不知补先生所赠之药是否对症,只给半粒试服。未几腹痛即解,吐泻亦止,半夜后病即痊愈,恢复常态。母女非常感谢王*仁救命之思,曾问是何良药,王*仁亦无法答对、只知叫“平阳丸”。

           逾年春天,王*仁又偕友同游重庆真武山,行至山脚下,见一樵夫在地下惨叫打滚,当时脸色苍白,四肢抽搐,王*仁数次获得奇效有了信心,这次又将药给一粒与之。上山数小时后,返回经过原地,见病人还坐在那里,神态安详,显然病已解除,一见王*仁即伏地叩头,连连称谢救命之恩。后王*仁问及补老门人,方知此药即补一药房的奇药“平阳丸”。时隔多年,王*仁每提及此事,总是滔滔不绝地盛赞此药的奇效。

           又如补一药房的补心丸(后改名安神丸),选料有附片、干姜、桂枝、毛地黄粉、茯苓、半夏、肉桂、马前子、澄茄、良姜、远志、枣仁、麻绒、细辛、甘草等,功能强心安神,治风心病,心跳心闷,心衰心律失常,失眠等症。现在本市某君的女儿,当时2l岁,曾患严重风湿心脏病,引起失眠心悸,不能上班,多方医治无效。当时补先生已百岁归山,补一药房已结束,按处方交其自制补心丸一剂,仅服一半病即痊愈,一直多年未发,其女友亦同患此症,她将未吃完之药赠与,服后也好了。 又如补一药房自制的大药丸,功效十分显著,很多病友远去他方还不忘购买。例如解放前,曾任川江航务管理局局长的何北衡,与补老先生是老世交,并常爱吃补一药房的大药丸。解放后,何北衡调任中央水利部参事,住北京。补老先生归山后,何北衡每年照例汇款来渝,托代购大药丸数单,据何北衡来信称:此药除他本人全家自用外,还要馈赠一些给北京水利部内同事和远在广州的亲友,服者均盛赞此药有良效。 补一药房常年大量生产的l8 种丸药中,有一种叫“大黑牛”的丸药。配料有生川乌.生草乌、生南星、生**.一枝篙、紫草乌六味剧毒药。功能治多年风湿痼疾,每有奇效,但制法必须严格按照补老规定,不能马虎。原任本市华岩寺方丈,法号“心月法师”的李世兴,“文革”中受到冲击,现任福建厦门地区普陀寺方丈。前不久,曾来信委托重庆市佛教协会代买补一药房大黑牛丸,据该方丈来信讲,他曾患有多年风湿痼疾,过去一吃此丸就好了。殊不知此药已多年停产,无法觅得,使他深为叹息。 由于补一药房的丸药,疗效好,治愈率高,服用方便,价格低廉,不但内地畅销,而且省外有的地区如北京、上海、香港等,也颇有名。当时销路最大,购买力最强的是本地驻防部队,例如救济散、疟疾丸、痢疾丸……等,有时达到整师整旅整团的买,一次数千包或上万包不等,多用卡车装运。 补一药房的164种丸药,1958年重庆市医卫界献方运动中,补一门人曾协助整理成册献与市卫生局药政科。1960年,重庆市原国光药厂(后为重庆中药广)生产过一批补一痢疾丸、补一珍珠麝香丸、还童丸等应市,以后未再生产,原因不详。 补一药房经营到l947年,先生年事已高,为了充实地方公益事业,便将字水街补一药房全部资产无偿交与重庆市达善堂接管(人道主义典范),再迁至中一路(即:通远门外)附近成立药房一间,易名“回春药房”。

           回春药房分三部份各自经管。补老先生和门人只看病收诊金,咀片由达善堂收入,丸药部分仍保持补一药房名义,由补夫人经营,丸药生产改在磨盘山新宅,城内只设售货点,另外,补老先生为了发挥每个门人之长,规定每周补老先生看病一、三、五日,门人看二、四、六日,当时随行的门人尚有中医大师谢任甫、及唐世丞、张子敬(张原是张简斋门人,来补老处实习,解放后任资阳县医院院长)。另一门人陈季云(曾任县长).已先期回锦竹,后任绵竹县医院院长。另有南京中医大学教授邹云翔等也从补老学习过。

            1950年.补老先生归山后,回春药房的经营曾告一段落。逾年,夫人唐**为继承先生之未竟事业,更新恢复补一药房,迁至道门口街营业,常住医生为唐世丞。到全部参加中医院工作后,补一药房1956年全行业公私合营时人员调往中医院等,补一药房即全部结束。

    展望:国家政策现在进一步鼓励国家各类高端科技人才参与发展中医药,前景光明。

                        十二、才艺高超、惊人全才:心理调节/大师风范!


            心理调节方面,补老先生多才多艺,不但精于医药学、心理调节还兼有多种爱好,艺无不精。

            补老先生善诗文,但所作诗文从不轻易示人,是以不见流传。
            补老先生有一手好书法,无论楷书、行草,笔法工整,苍劲有力,可谓“字如其人”。 补老先生工画,擅长画竹和蝶,画的竹子疏影千竿,苍翠欲滴。他曾精心彩绘多幅“百蝶图”,分赠至亲好友。画中的群蝶扑朔迷离,姿态优美,或翩翩起舞,或捉弄花从,或比翼双飞,或花间小停,千姿百态,栩栩如生,令人爱不释手。 补老先生还对七弦琴颇有绝技,弹唱起来,悠扬宛转,手应心得,补老先生最常弹的是《平沙落雁》、《孔子读易》等古曲,听起来真令人“发思古之幽情”。每逢有嘉宾到来或者风清月白之夜。补老先生辄爱抚琴一曲,唱酬亲友或遣兴抒怀,曲声悠场清宛,琴声若即若离,听之者莫不心旷神怡,悠悠然为之神往。有时曲终后,听众还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令人久久不愿离去。 补老先生擅长民间歌舞(秧歌、山歌等),虽是城市中人,仍不失乡土本色。补老先生还精通曲艺。常化装在大庭广众之间,表演相声、口技、杂耍、双簧等,其表演之优美,传神之入微,吐词之流畅诙谐,令人前仰后合,拍案叫绝。补老先生还对川剧研究功底颇深。我市川剧大师张德成、刘成基两先生,均曾投师于补老先生门下。过去川剧中的有些传统优秀剧目,如《花子骂相》、《斩华佗》(补先生更名:《青囊恨》)、《困夹墙》等,均是经过补老先生亲手参与改编过的,情景逼真,文词并茂,令人百看不厌。特别是川剧中的《困夹墙》一出,补老先生加进了讳疾忌医的齐桓公临死时喉间哽咽难吐的“呛!咳!啊!”三声,表示曾经一度是“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威武国君到临死时内心之痛苦和事到临头莫可奈何之窘状,给全剧增加了紧凑感与恰到好处的悲剧气氛。使全剧更加前后连贯,生动活泼,有声有色,能深深紧扣人心,起到“以古为鉴”的作用。 补老先生练就一手好棋艺,对奕起来,艺高胆大,布局严谨,变化莫测。 补老先生精通拳术、武术、气功,坚持锻炼并乐于教授,百岁仍精神矍铄,神采弈弈。         

           十三、晚年生活:高风亮节

         补老先生初住于补一药房,继而舍弃土地观念断然卖出老家房地产后在中四路磨盘山另置新宅以达其“清净无为”之旨。新居环境恬静,景色宜人。先生常居于特备的一间楼房,每天都要接待一批来访的人士。谈医问道的、说文艺的、演技击的、研究琴棋书画的……常常宾客满座。有时直到深夜,楼中仍灯火辉煌,笑语声喧,受到补老先生教益的人实繁有众。 补老先生平生性格豪爽,喜宾客,不分亲疏内外,富贵贫贱,一视同仁。还乐善好施,济困扶危,凡亲朋有困难,总是慷慨解囊,从不吝啬。平时常有多人赖其资助举火,在补老先生家里便餐就食的常客,亦每至十余人,当时有人把补老先生誉为“小孟尝”。补老先生每日的医药收入颇丰,但因开支繁多,不免有时阮囊羞涩,然从不挂齿。特别是补老先生每日收入的诊金,恒爱随手施给贫苦群众,晚上夫人取下荷包代其清点时,往往锱铢无存,夫妻相顾会心一笑。补老先生在施与时,恒爱凭手抓一把与人,并不点数,亦不要致谢,历来如此。 补老先生的生活习惯,与一般人迥异。如补老先生的衣着,夏不丝、冬不裘,四时都是穿着一件俗呼“二马居”的短棉衣。夏不淌汗,冬不畏风,睡必全部关窗,不分寒暑,从不叫冷叫热。晚年虽年事已高仍食量兼人。膳食不论粗米糙饭、瓜豆小菜,均甘之如饴。晚年每天仍要应诊多至百余号,从无倦容。平生态度和蔼,面无戚容,对人不疾言厉色,一贯平易近人。晚年犹丰额隆准,不留胡须,大步鹤行,行动敏捷,步履安详,耳目聪明,齿牙无损,谈笑风生,豪放潇洒,一般人都不知或不肯信其是“期颐”的老人。 补老先生热爱祖国,关心时事,高风亮节 。“九·一八”事变后,补老先生慷慨激昂,义愤填膺,深感国事日非,外侮频仍,痛恨那些军阀走狗,政治掮客,朋比为奸,祸国殃民。补老先生于是更加坚持晚节,作川剧《青囊恨》等剧本,借古讽今,唾骂蒋帮抗日屡败:“……拖泥带水跑烂滩……”听众心领神会其指、出尽心中块垒之气!平时对人不卑不亢,专心致力于发展民众的医药事业。如有达官显宦因求医关系虽也有时出入其门第,但内心泾渭分明,政见不与苟同。

                 十四、 完美归宿 —无疾而终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了!补老先生喜不自禁,欣喜若狂,夜不成寐。继而与全市人民一道,挂红灯,放鞭炮,欢庆解放。解放军同志和入渝干部前来求诊者,补老先生总握其手满面笑容十分亲切,连说:“同志们,辛苦!辛苦!”还无限深情地对人讲:“我能亲眼看到解放,是我一生中之大幸,虽死而无憾!”此时补老先生常常鼓动他的七弦琴,跳起他的秧歌舞,演唱相声曲艺等,尽情欢庆解放、鞭挞旧恶。还多次邀其至亲好友,医药界、戏曲界同仁,及门人弟子等,晚上到其住所看他热烈庆祝新中国解放的表演和歌舞。

           1950年7月4日之夜,星疏云淡,凉风习习,是晚补老先生特别兴浓,邀集了大批亲朋好友、及门人弟子等,到他家看他和其票友张先生两人合作表演的秧歌舞、相声、说唱等等。补老先生虽百岁高龄,但眼看解放后新山城所起的变化,与他昔年所看到的破败情景迥然不同,回首往事,新旧对比,使他心头泛起万千感慨,是以此夜他的演出特别高亢与精彩.似乎老人心中蕴蓄着的万千朵火花都要在此夜一齐迸发出来一样,使他的大脑过度紧张,情绪过于兴奋,演出直至深夜,宾主才尽欢而散。 演出结束后,补老先生略事休息,夫人正劝其就寝。这时补老先生突感心稍不适,但不作诊断,却亲自提水净身沐浴一次,并尽开窗户而眠。老夫人发觉有异,询之绝口不谈,并关切地安慰老夫人早寝。补老先生平时起床甚早,唯独次日上午久不出门,家人甚异之。及至推开门看时,补老先生已经到了最后弥留之际,父亲谢任甫等门徒紧急医治但巳来不及,须臾补老先生便溘然长逝,终年百岁。补老先生仙逝后仍容光焕发,一如生时,身边未留遗言遗物——无疾而终。 补老先生逝后,噩耗传出,知者同悲。

    展望:中国现今快速进入老年社会,面临挑战,只要措施到位,健康老人多能终年百岁——无疾而终。补老仙逝60余年,但他创立的学术精神永远留存!今撰文纪念补老160周年诞辰,冀望能发扬补老济世救人的精髓、惠及大众,发掘博大精深的中医药文化,造福全人类!

    参考文献来源:
    1、谢任甫口碑及纪念补老文字资料《补一老人与补一大药》;
    2、陈季云《补晓岚先生医学简述》;
    3、唐世氶《补晓岚先生回忆录》;
    4、邹云翔《中国近现代名医传-补晓岚》;
    5、邵章祥《遂宁名医荟萃-补晓岚》;
    6、陈先赋主编《四川名医传-补晓岚(邵章祥)》
    谢炳麟13594352744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3 10:31
  • 签到天数: 97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2-10-4 18: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kdy666 于 2012-10-4 21:10 编辑

    九、临床挖掘创新:呼唤“旁门”,“怪医”!

             补老先生一生用药,除以中药和以中药中的姜桂附为主体外,还提出了“治无常法、法无死方”的见解,他用药着重灵活、多样,不论毒药、猛药、僻药、虫鸟、矿物,都能恰到好处,用其特长。

           例如中药中的一枝蒿、川乌、草乌、紫草乌等,有烈性剧毒,一般多不敢用,唯独补老先生能用之以治疗多年风湿沉寒等痼疾,屡见奇效。所制补一丸药中的还童丸、万应九、冷香丸、平肝丸、大黑牛、金丸、一阳丸、壮阳丸等等,其中配料多用干漆、碳酸、硫磺、火硝、川乌、草乌、紫草乌、一枝篙、马前子、白砒、黄金、蜻蜓、雀胆、壁虎……等有毒之药,而且有的剂量还相当重。就在煎服药中,有时一枝篙、川乌、草乌等,也有用上250克或500克之多的。他如,治疟疾用苍蝇,驱瘀血用臭虫,利尿用蟋蟀、蟑螂(炳麟注:蟑螂现可制为-康复新:含甲壳质),蛊胀用壁虎尾,壮阳用蜻蜓、雀胆,疝气用花蜘蛛等,真是包罗万象,无所不用。

            有少数不深入钻研的同行,不但不求甚解,甚至诬为“旁门、左道”,因此当时又有人讽补老先生为“怪医”,因为认为其用药与众不同。用补老先生自己比喻的话说:就是要用毒药、猛药,意在斩关夺将、直捣黄龙;用大药、重药,意在一鼓作气,扭转危局;用单方、秘方,意在单刀直入,速战速胜;用虫、鸟、兽药,意在相生相尅、以毒攻毒,或以物象形,或借物补人。在补老先生看来,治病虽不是战场更强似战场,医生的责任,就在于会统筹全局,指挥无误,一切均以临床实践有效为最高准绳。

          确凿实例,补老先生1940年代治愈过一个经成都四圣祠医院诊断为不治之症的“子宫癌”妇女。病人住重庆文华街,据说1972年才逝世,当时用药即有螃蟹爪(现已知含:甲壳质)等。其他癌症同样治愈不少。

           1940年代,有年重庆恶性疟疾流行,患者多是贫苦大众,贫病交困,为状极惨。补老先生立即安排药房出价收购苍蝇,焙干净毒成粉,用冷饭加药和丸,免费赠服,硬是吃一好一,吃百好百,使病人避免了灭顶之灾。
             补老先生一生治病的最大特点是:中西结合,老成持重,着重中医治本,治愈率高,使病程缩短,见效快,患者少受痛苦,家人少担惊,工作少受损失,药费少花。补老先生毕生行医,所治疗者无虑万干人。以上所举,仅是少数的几例,其它比这些更大量、更生动、更严重的病例还多得很,由于当时记载遗失,时间过久难以一一呈现出来,必须抓紧抢救发掘!!

    展望:网上公布科研课题——集思广益!中医防癌治癌……前景广大!                 

                       十、慈善公益、医德高尚 :功不可没!

              补老先生治病不分亲疏内外,富贵贫贱,一视同仁。每日门诊无定额,来者则循序延治之。诊金任人量力自给,不计多寡,确有困难者,不但诊金免收,还慷慨赠药,直至病愈。初时补老先生治病,还订有假节日停诊规约,后因求医者众,有远道而来误了时间的,药房一一热情接待,不分早晚看完方止,此后补老先生与药房,全年无一日休息。

              直至补老先生90高龄以后,每天还要看病多至百余号,为他开处方的门人常多达三人,互相尽力克服一切困难——保证做到又快又好,门诊量是当时重庆最大的、治愈水平也是最高的。解放前,重庆市及周围如发现流行病,补老先生总是迅速大量制药免费赠送贫苦大众,以遏止瘟疫蔓延——慈善公益有口皆碑,补老以一己之力担当社会扶危重担,宁愿亏损也在所不惜。 从1937年11月国民政府发布《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到1946年5月5日发布《还都令》,整整8年半,重庆作为中国的战时首都,饱受日机轰炸,补老不惧长期轰炸,甘冒生命危险坚持留在常被轰炸的重庆城内为民众看病!(当时很多医生都躲到乡下去了!)重庆在抗战期间不但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还是整个远东反法西斯战争的指挥中心,重庆作为中华民族不屈的象征,在抗战中为民族的复兴与崛起树立了一座丰碑,补老作为民族精英在其中功不可没。

             补老先生虚怀若谷,尊重同道,从不炫耀一己之长。经常邀请同道好友互相磋商,交流彼此的体会心得。如抗战时来到重庆的南京名医张简斋,就是补老先生座上的常客。又如,某内二警的总队长彭某,用飞机从昆明接来一位当地有名的温补派名医,为其夫人治病,又请补老同时会诊,先生极力尊重来人,让先服对方之药,然后再服自己之药。

             补老先生乐于诲人,负笈求学于门下者甚众。其中有大学生、转业县长、外国留学生……等等,多是精英分子。大多学有所得,至今有的已是医院院长,有的巳成为有名的老中医,均成为新中国第一代中医栋梁。现在补老的第三代传人正担当大梁。

    展望:大快人心之事——2012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会上,国家中医管理局局长透露,人大已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拟稿)》:继续竭力加大中医药投入!大众呼吁尽快通过立法!并把好事落实到实处、要让广大中医药同仁心服口服、老百姓得实惠、国家资源得到最合理利用!同时各类慈善机构更要参与促成。

                         十一、补 — 药 房:服务堪称楷模  

             我国向来医药不分。补老先生早年在嘉定行医,成功开办嘉定药房。1928年来到重庆,初设补一诊疗所于太平门海关巷,随着业务日繁,所址狭窄,不敷应用,乃迁至字水街,改设重庆补一药房〔在今新华路重庆饭店斜对面)。不但在此挂牌应诊,又专供良药,便利病家。

             补一药房的经营思想和服务态度是建立在大众化、平民化、济世活人、服务病家的基础之上的。时间不论早晚,均能抓药看病,深夜亦可出诊,对任何人都“平等相待”,不歧视,不摆架子。尤其是对待一般贫苦大众,更是深切同情、处处关心,不论有钱无钱,只要走进补一药房之门,便不会使病人失望。一遇市县发生特大流行瘟疫,药房总是要作一些关心贫苦大众的好事,其他如对人和气,对病人耐心周到等,更是历来见长。
             补一药房有咀片,有成药,还有独特的大药汤。补一咀片的特点是:选料认真,炮制得法,保管妥善,配方细心,戥份准确,各称另包,不出差错事故。卖出的药,无灰渣杂质,无霉烂变质,无虫蛀鼠咬,无久年失效。童叟无欺,明码实价,清洁卫生符合药政规定标准。今天要着重谈谈补一药房的大药汤和中成药。
             补一大药汤,为补老先生所首创,为补一药房所独有。原来补老先生自1928年迁来重庆,设立补一诊疗所,业务获得开展以后,看病的人逐日增多,名声日振。有些劳苦群众,也慕先生之名,多来求诊,但苦于工作忙没有时间,而且熬药、配方等也极不方便、有的没有文化不识字,每每引起好多人的长叹。诊疗所为方便广大群众看病和吃药起见,便开始熬 “大药汤”便民。改设补一药房后,仍继续供应“大药汤”。药汤的方剂,就是由补老先生首创研究的“补一大药”。

            “大药汤”先经过认真配料,然后按配料的轻重加入一定的清水,再用大锅按严格的火候熬成。熬好后,将药渣滤净盛于大瓦缸中,再分次盛于药壶内置于特制的小炉灶上温起,使之不凉不滚,随时便于饮用。在熬制过程中,配有专人生火看火,起锅下锅,备水加水,选料下料,并将药汤送到饮者手中。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一锅药汤药料准、分量足,熬的火候又掌握得法,炉灶周围和水均极干净,熬的大药汤很浓不苦,疗效极高,比单家独户自己熬的划算得多(自己熬不好要中毒!),保质保量、令人放心。

            大药汤的功力是:温中补火、扶正驱邪、疏通经络、运行气血、补肾益脾、消除痰湿、预防风寒感冒、强健身体,而且服用方便,随到随吃,收费低廉,适合各方面多数人(正虚寒湿者)服用,因而博得广大群众交口好评。

             同时还根据补老先生的研究,再研制成许多种针对病症相关的药粉,配合药汤饮用。如牙痛加服**粉……,便秘加服酒军粉等,气喘加服麻黄粉,咳嗽加服杏仁、法半夏粉等……,花钱少而见效快,特别是服用方便,不耽误劳动人民的谋生工作时间。

            开初吃大药汤的人,多数是普通群众,后因饮用的人日多,名声播出,远近皆知,人数骤增。补老的大药便民惠民措施引起的口碑效应超过百倍登报打广告!费用还要节省一半多!久而久之,便传到了当时重庆的一些军政实业界人物的耳中,他们也纷纷前来试服。例如当时的重庆第一任市长潘文华,军政界的唐式遵、范绍增、王*绪,实业金融界的潘昌猷(重庆银行行长)、何北衡、范崇实、范仲渠、杨伯智、屠心斋、刘航琛、石体元……等,一服都觉身心有益。于是在他们当中的热心人的提议下,使自动相互集资组织起一个“补一大药粉丝团”来。他们把钱交给药房,每天代他们把药汤熬好,他们自动上门来吃,有的还带着家人和亲朋等同来,有的家人不能来的,可用容器盛回。有的还叫他们的官兵或职工等来吃,如同现在的“特约医疗”一样。现今硕果仅存的国学大师南怀瑾也撰文见证感叹当时大药之盛!
            重庆军政、金融、实业界首脑为什么“热捧”大药汤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多数生活优裕,养尊处优,家有妻妾,耗精过多,或者花天酒地、打牌熬夜、酗酒、吸毒……不会保养身体、真阳不免亏损,外邪易于侵入,身体缺乏抵抗力,一遇刮风下雨,就会“贵体不适——痛不可支(此类人痛阈低)”。此外,劳动人民与他们又迥不相同,他们为生活所迫,每天劳动强度大、工时长、收入少、常流大汗湿衣受风、饮食又差,屋漏潮湿、睡卧当风,不能保养身体、也自然容易发生体虚或易得风寒感冒——疼痛难耐。而大药汤的特点就是特别适合各方面多数人的需要——散寒扶正调和阴阳活血止痛,所以它一应市,便获得了普遍欢迎。
             军政实业界人士筹组的“大药粉丝团”,他们一般只吃个头道药,药效未能发挥净尽,弃之甚觉可惜。药房考虑到有些贫苦群众还吃不上药,便将这些余药,另外再加进一些生药(简易大药)使之重熬。熬好后,便免费赠给这些人吃,有同等的效力,这样奇迹般救治了更多的人,这些人对补一药房莫不交口称誉。
              1946年,重庆霍乱症流行,蔓延甚广,人人“谈霍乱色变”。药房便每天熬几大锅“大药汤”,有钱付钱,无钱送吃,使许多贫苦劳动大众避免了灾祸。有亲朋来到药房,药房即饷以药汤一大碗。以及门人弟子及药房同仁,早晚都喝大药汤一碗,虽成天与成批霍乱病人打交道,保证无一人感染,门诊照常不停。这种大药汤一直保持至补一药房结束时为止。

    补一丸药是补一药房经营的另一特色。这些丸药部是补一药房独家经营、自制自售的特种产品,与市上所售者概不相同。方剂是先生自主自立的,并非抄袭前人医案的复方。补一药房的丸药选料认真,炮制得法,精心监制,一丝不苟。 补一药房生产的丸药,前后共达 l 6 4 种。其中有些是小批生产的。其中常年大批生产、销售量最大的有18个大种,这18个大种是:大药丸、还童丸、万应丸、冷香丸、救济散、珍珠麝香丸、疟疾丸、痢疾丸、丹参膏、哮喘丸、平肝丸、大黑牛、三阳丸、金丸、一阳丸、落口舒、胃痛丸、补心丸(后改名安神丸)。丸药部有专门的老药师和工人,由资深名师指导。

    ……

    参考文献来源:
    1、谢任甫口碑及纪念补老文字资料《补一老人与补一大药》;
    2、陈季云《补晓岚先生医学简述》;
    3、唐世氶《补晓岚先生回忆录》;
    4、邹云翔《中国近现代名医传-补晓岚》;
    5、邵章祥《遂宁名医荟萃-补晓岚》;
    6、陈先赋主编《四川名医传-补晓岚(邵章祥)》
    谢炳麟1359435274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好医生论坛  

    GMT++8, 2018-8-19 05:36 , Processed in 0.16846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