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医生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好医生
《好医生论坛》官方微信《好医生论坛》在线购买学分卡《好医生论坛》官方QQ群开通啦
好医生论坛2015年招募版主征集医考骗子电话、QQ号《好医生论坛》新手入门指南
楼主: angelkiller

一点试题,大家看看是否有用!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5-5 14: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可是我怎么进不去?看不到里面的题?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5-6 12: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刚注册成功,我现在好紧张啊,我害怕考不过,帮帮忙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5-6 18: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null  在 2005-4-23 0 4:49 PM 发表:



:D:D:D                有无试题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5-6 20:2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有 题目的吗?我怎么打不开?谁告诉我怎么 打开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5-7 21: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知道您是位好心人,看了您的提型分析很感激!能否提供上网试题的卡号和密码,我都快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5-8 21: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5-8 23: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42543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5-8 23:4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第一次上来请好心人帮帮我好吗、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5-9 21: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郁闷噢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5-5-12 09: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使中的天使 写在护士节来临之际,献给荣军医院的白衣天使

天使中的天使

——写在护士节来临之际,献给荣军医院的白衣天使
我叫顾世宝,今年三十五岁,童年时我父母双亡,成了一名孤儿,是哥哥、姐姐把我拉扯大的。十九岁我报名参军,入伍两年后又患上急性脊髓炎,造成双下肢截瘫。2001年7月来到黑龙江省荣军医院,开始了我的荣军生活。我们荣军医院有几十名荣军,他们分别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受伤的特、一等伤残军人,年龄最大的95岁,最小的20岁。现在,我来荣军医院已经快四年了,这四年时间不长,但我听到和感受到了荣军医院的医护人员,待荣军如亲人,用情与爱温暖着我们荣军心。值此护士节到来之际,让我讲几个她们的故事。
生死的吻
  艾淑芹是我院一名老护理员,她1971参加工作时分到护理班。艾淑芹大姐与荣军朝夕相处的日子里,与荣军建立深厚的感情。荣军有什么心理话都愿意跟她说,遇到什么困难也都找她帮忙。有一次她听说有一名荣军愿意看书,自己又无法翻书。就自己找来木版,给他钉了一个书架,放在他胸前,把书放上,如果需要翻书页时,他就用舌头自己翻书。
艾淑芹大姐参加工作的第二年。院里有一名叫邱广义的特等高位截瘫荣军,因膀胱造漏感染患上尿毒症,需要到哈尔滨市哈医大一院住院治疗。院领导派艾淑芹大姐与另一名护理员李素芬护理。
艾淑芹大姐在哈医大一院护理邱广义时,邱广义是尿毒症病人,身体各部位,都形成尿霜。每天都得擦洗身子,特别是阴囊和会阴部,更得多擦多洗,防止溃烂感染,当时一个病房住几名患者,给邱广义擦洗身子很不方便,俩人也感觉不好意思。就趁病房没人时给邱广义擦洗身子,或者一个人用被子遮挡,另一个人给邱广义擦洗身子。同病房的一位大娘问艾淑芹;“闺女,这病人是你丈夫啊!他娶了你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啊!”艾淑芹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她还是未婚姑娘啊!但又不好解释。就敷衍过去了。每天夜里护理病人时,上半夜还好过,可一到下半夜就困得不行,为了给自己提神,俩人就到药店买一种叫APC的药,下半夜困的时候就吃两片药提神。
住院时间长了,医生和护士也说不清楚俩人与患者之间是什么关系,都有些好奇,一天护士长问艾淑芹;“你是患者的爱人吧?她是患者的妹妹。”艾叔芹问护士长;“为什么这样问呢?”护士长说;“这么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病人,只有自己的亲人才能做到,别人是无法做到的。”艾淑芹说;“我们是荣军医院的护理员,和患者之间没有任何亲属关系。”护士长听完后满脸惊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不会相信眼前的事实。护士长说;“我参加工作三十多年,从来没看见过护理人员对病人这么好。”哈一大医院领导知道这件事后,号召全体医护人员向他们学习。
邱广义患的是尿毒症晚期,住院一个月后病情开始加重,一天,他用微弱的声音对艾淑芹说;“小艾,你把脸贴过来,我和你说几句话,你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虽然你来荣军医院工作时间不长,但你在护理方面很有经验。我知道我不行了,我真不愿意离开你们。你说像我这样的人,别说结婚了,就是连对象也没有处过,小艾,你能不能亲我一下。”此时艾淑芹已经痛哭失声。她抱着邱广义说:“行,邱大哥,我亲你。”说完艾淑芹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邱广义的脸上露出有病以来久违的微笑。当天夜里邱广义躺在艾淑芹怀里,安详地离开了人间。
现在艾淑芹大姐已经退休了,那件事情也过去了三十年多年,但几代荣军仍然传诵着这件事,在哪个封闭保守的年代,她还是一个没有谈过恋爱的姑娘,她能将这纯洁的初吻献给我们荣军,是多么伟大而高尚的情操啊!这件事成为了荣军心中永久的记忆。
奇迹的活
特等荣军石永岩,是 69年参军的连职干部,在一次劳动中被火车上掉下的木头砸伤头部,造成脑颅骨开放性骨折,左侧身子有轻微活动能力,大小便失禁、智力上有障碍,不会说话。当时他的主治医生就说:“老石的病情这么重,没有几年活的。”
1976年石永岩来我院休养,当时他的情绪烦躁,经常撕扯被子。还不让女护理员靠近身边,在部队医院是男兵护理他。为了护理好石永岩,护理人员摸索了一套经验。先将女护理员女扮男妆,渐渐的他才接受女护理员护理。还有护理人员将他全身有褶皱的部位都用纱布隔离,避免皮肤出现接触,形成湿疹。纱布要两个小时清洗更换。像石永岩这样的患者,护理人员无法为他刷牙,护理人员就用棉球为他清洗牙齿。六十多岁的人,没有掉一颗牙齿。石永岩脑部损伤影响他的咀嚼功能和吞咽功能,每次护理员给他喂饭都需要一个多小时,如果遇上他心情不好,这顿饭说不上得喂他多长时间,护理员总结了这样一段话:“大哥大哥紧着叫,半勺半勺往里倒。”喂完饭后半个小时,护理人员在喂他一些水果。遇到石永岩心情不好时,护理员就聊他儿子上学取得的好成绩,或者给他唱东北二人转,扭大秧歌。先把石永岩哄高兴了,趁这个机会,护理人员在给他饮水、喂饭。
我们长年卧床病人,大便都干燥,平时给他灌肠还好说,如果遇到他心情不好时,给他大便灌肠就得两位护理员。石永岩愿意看东北二人转和大秧歌。一名护理员在他床头扭大秧歌唱二人转,另一名护理员在床尾将被子偷偷掀开一个小缝,将开塞露给他打进去,如果看见大便出来,就赶紧用手抓起来,这时护理员根本不敢戴手套,而且动作还很轻,如果被石永岩看见,他用手拽,弄得被子褥子上都是屎。现在荣军医院的护理员都会唱几句二人转,扭一段大秧歌。有时如果遇到他大便干燥的严重,用开塞露都无法将大便排泄出来,护理人员就得用手一点一点往出抠。
当年石永岩到荣军医院的医生听说,石永岩还活着,他根本就不相信,亲自驱车来到荣军医院,当他走进石永岩病房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年被部队医院宣布只能活几年的病人,在黑龙江省荣军医院护理员精心的照顾下,三十年了,今天仍然生活在荣军医院,而且没有一处褥疮,病情还有所恢复。这位医生感慨的说;“你们荣军医院的护理人员能将这么严重的病人护理这么好,真是护理史上的一个奇迹。
感激的跪
一等荣军王殿武在朝鲜战场上,被敌人的炸弹的弹片砰瞎了眼睛,复员回家后自己建立了家庭,有了儿女。但后来因为在家里无法处置治疗疾病。经过省民政厅特批,到省荣军医院休养。
王殿武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他经常与护理人员一起娱乐,没事还出去钓鱼。他的爱好很广泛,还参加了院里的保尔宣传队,出去到学校演出。他年龄较大把护理人员当成自己的孩子,护理人员也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人。
1992年,王殿武患上严重心脏病,下床活动就心慌迷糊。有时还呼吸暂停很危险,身边时刻不能离开人。1997年他又患上脑血栓,出现大脑痴呆,吞咽困难,给治疗和护理工作带来很大难度。由于他头脑意思模糊,不积极配合治疗,护士每次给他喂药时,他都说,我没有病,把药拿一边去,还经常骂人。这时护士就哄他说,你没有病啊!这些都是保健品,是保健你的身体。
王殿武老人卧床十几年里,因肾衰、和心功能衰竭造成下肢高度水肿,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溃疡形成褥疮。为了缓解老人的疼痛,护理人员每天用温水给他擦身子,做按摩。老人吞咽肌麻痹,进食非常困难。护理员就把食物榨汁机打成糊状,一口一口送入老人口中,老人每吃一顿饭,都要一个多小时。但到后期老人因疾病已经感觉不到饥饱了,护理人员就为他精心制定了食谱,每天定时、定量、定餐,给他进食。
他的五个儿女在老人刚卧床时,就给他准备好了装老衣服,他们觉得父亲年龄大了,病又这么重,活不了多长时间,但在护理人员的精心护理下活了十几年。他的儿女每年来看父亲时都很感激护理人员,他们说:“我父亲能活到今天多亏了你们啊!”去年老人去世后,王殿武的两个儿子手捧老人的骨灰,跪在了医护人员面前,含泪磕下三个响头,说:“谢谢,谢谢你们,我们儿女做不到的,你们做到了。”
欣喜的泪
去年年底,一等荣军毕长明纤维空洞性肺结核,大咳血,右侧肺叶三分之二胸积水,左侧肺叶四分之三纤维空洞失去功能,生命垂危。纤维空洞性肺结核是传染性疾病,尤其在咳血期间,与之接触的人稍有不慎就会被传染。虽然医院采取了许多措施,但荣军们依然非常恐惧,这么严重的传染病人在我们身边,能不能传染我们啊!就毕长明当时的病情,如果送到其他结核医院,有可能就死在路上。当时医护人员冒着随时被传染的危险抢救毕长明。医生张舟峰本身也是一个做过心梗支架的病人,他仍然守护在病人的身旁。他说:“我曾经死过一次,我知道生命的可贵。”凭着他几十年积淀的医学知识,全力抢救了七个昼夜,直到病人病情稳定,转入大庆结核医院,在抢救毕长明期间,医院的救护车随时待命,需要什么药物,马上去买,本地没有的药物就开车到哈市去买。有一夜毕长明因贫血出现休克,需要马上输血。院领导亲自开救护车到血站站长家里,把他接到血战,拿到所需要的血液,给毕长明及时输进去,才转危为安。医护人员为了避免让他用力,每到他大便时,医护人员就用手指一点一点往出抠,为了避免他用力咳嗽,医护人员吸管吸痰,用纸沾取痰液。每到这时,毕长明的家属,带着厚厚的口罩转身就走出病房,这些举动让我们荣军都感到心寒,但我们的医护人员日夜守护在病人病床前,喂水、喂饭、打针、服药。
经过抢救毕长明的病情趋于平稳,院里又把他送到大庆结核医院。在那里护理人员不但冒着被他传染的危险,而且还冒着被同病房病人传染的危险。当时毕长明同病房有六个患者,其中五个是大咳血病人。但护理人员没有一个退缩,也没有向医院提出任何要求。一直到病人治愈出院。而此时他的亲人却没有一天陪在他身边,哪怕是去病房里看一眼。
  抢救毕长明的二十一个昼夜,毕长明几次落泪,这是感激的泪水,是激动的泪水。
当毕长明出院又回到我们身边时,许多荣军也流泪了。
温暖的家
对于我们伤残的荣军来说,家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它像一缕升起炊烟,它像黑暗里那温馨的灯光。家永远是荣军的梦想。
为了让我们感受家的氛围,院里职工与我们荣军结对子,经常将家里作的可口饭菜端给我们。我们荣军的生日都记在护理人员的记事本上,谁要过生日,他们就买来生日蛋糕为我们祝贺,唱一首生日快乐歌。八·一建军节、十一国庆等节日,院里都为我们组织了丰富多彩的活动,还和我们荣军一起会餐。每到年三十吃午夜饭时,院领导都会来到我们每个荣军床边,斟一杯祝福的酒,道一声新年快乐。
近两年,医院领导为了充实我们的精神生活,还组织我们到哈尔滨、大庆、林甸、方正等地旅游和短期疗养,这些活动不但开阔了我们的视野,还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
当护理人员推着轮椅带我们游览哈尔滨步行街,欣赏都市璀璨的夜景,我很激动,别看我是咱们省的人,但我真的没有去过哈尔滨,虽然哈尔滨离我们荣军医院不远,也就一百多公里,但对我们这些伤残人来说是远在天涯。真的,如果不是医院领导给我们创造的机会,我们荣军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去哈尔滨的机会。
现在我们感觉荣军医院就是我们温暖的家,每个护理人员都是我们的亲人,我觉得用什么华丽的词语来赞美他们都不过分,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都说护士是天使,而在我们荣军眼里,荣军医院的护士是天使中的天使,借此护士节来临的机会,我代表全体荣军向我们的护理人员说一声:“谢谢你们,我们荣军永远爱你们。”

黑龙江省荣军医院   一等荣军   顾世宝供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好医生论坛  

GMT++8, 2018-6-19 06:51 , Processed in 0.11847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